并不专业

堆文,堆念
话很多,文很烦



Let there be love

自起披衣看

© 自起披衣看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兴欣】换房

兴欣日常本,其一

初梗如下







换房


      方锐最近比较烦。

      他每天早上起来都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眯着眼睛打着哈欠站在浴室里面漱口,漱到一半就开始发呆,一直到下一个人进来。可是一般人是不会对这样微小的异想起疑的,只有今天早上是叶修进来了。

      叶修很少这么早起来。

      “哟老方这是怎么了?”叶修还在挤牙膏,就看到方锐缓慢挪动了一下牙刷,换了个方向,咬着牙刷疲惫地看了他一眼。“哎哟这是,什么眼神?”

      “没睡好。”方锐没好气地把泡沫吐进池子里,含一口水咕咚咕咚地漱一下吐出来,开龙头埋下去洗了把脸。叶修心想你没睡好都写脸上了,把牙刷往嘴里一塞,开始刷牙:

       “春心萌动?”

       方锐不理。 

       “压力山大?”

       “……”

       “难道是昨天PK输给老林了?”

       “去你的我一大老爷们儿能那么玻璃心吗?”方锐坐在马桶上,忧愁地说。叶修看他这样子实在迥异,嘴里含着牙刷口齿不清得拍起了胸膛:

       “谁欺负你,队长去痛扁他。”

       一般听到这样的玩笑方锐百分百会还嘴损回来,结果方锐还真给他忧郁起来了,一副思考者的摸样蹲坐马桶盖,缓缓地看了他一眼,又瞅了瞅门外,捂着嘴小心翼翼地说:

       “我跟你说个事儿。”

       “咋了?”叶修吐掉泡沫。

       “我要换房。”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那边已经有人钻进浴室来,一看老魏叼着一根烟过来:

       “哎哟两个大男人大清早挤在厕所说悄悄话恶不恶心,”老魏看是叶修,又大肆赞扬了一番,“呵老叶聊发少年狂啊这么早就起了,借个火借个火啊——你们在说什么?”

       “老方说他要换房。”叶修说。

       “换房?”

       魏琛看了一眼马桶上的方锐,伸手就把门关上了,看着他俩人:

       “你们终于要睡一块儿了?”

       两人都对他无节操的玩笑抱了一声嘁,接着方锐就一抹头发绝望地说道:

       “你们知道吗,莫凡他……”他看了一眼门外,“说梦话。”

       “说梦话有什么了不起,”叶修不以为然,“你怎么能歧视小同志的生活习惯呢,你这个同志作风不太好啊。”

       “是啊,你睡觉恐怕也不老实啊。”老魏帮腔,“怎么能不给后辈一点包容心呢。”

       “谁叫我?”

       包子从门外推开厕所门往里探。

       三人均是无语,而包子那是什么情商,看这副架势就已经严肃地关上门还反锁了一道站进来,俨然成为了讨论的一员。叶修也没把他隔除,大手一挥,问:

       “包子,你说,嫌弃室友说梦话是不是一件非常人格低下的事情?”

       包子认真想了一下,那神情有些迷茫。方锐直接跳过了他的答案,痛苦地抱住了膝盖,神色恐惧:

       “我总之是不要睡了,你们谁去试试。”他说,“没见过哪个人梦话比平时话还多的。”

        叶修顿觉事态严重,胡乱洗了把脸,开起了了讨论会:

       “这……小莫是不是平时压力太大啊,这样对团队心理健康不太好。”

       “我录下来了,”方锐哭笑不得,“拿去。”

        方锐把手机丢出来,老魏已经去捡起来找到录音放出。只听得录音里悉悉索索的一阵翻身,然后就是莫凡叽里咕噜的声音。起初听不清是在讲什么,忽然就是拉开嗓门,大吼一声:

       “下吧!下吧!”莫凡的朗诵腔在夜里分外惊悚,“我要开花!”

        叶修险些摔倒,魏琛差点把手机扔了。只有包子若有所思站在原地:

       “原来他说话是这个声音!”

        那录音还没完,又是一阵叽里咕噜的嘟哝,接着莫凡的声音清晰地传出来:

       “你们真的要听我唱歌吗,我唱歌唱得不好听。”

        话音才落,他就已经大声地唱了出来:“夜……太……美!”

        “哎哟这小子嗓子还真不错。”叶修惊呆了,但是下一秒就又差点摔下去,因为莫凡在录音里,很自然地开始字正腔圆地朗诵歌词:

        “尽管再危险……一心要拿荆州……穿梭在热带雨林!”

        方锐那会儿大概已经崩溃了,嚎了一声录音就关掉了。这边老魏已经笑得叼不住烟了。

        “不行,这事儿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叶修严肃道,“咱们要为小同志的尊严留一点面子。老魏,不如今晚你跟莫凡睡吧!”

        老魏还等着看热闹,这就直接被安了上去,立马想反嘴;方锐却站起来,大义凛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悲壮地开门要出去。乔一帆正巧站在门口要用浴室,拿着手机正在跟人说话,看门一开里面挤满了人吓了一跳:

        “前辈们?在干什么?”

        “老方要换房。”魏琛说,去把一帆的肩膀揽住,和蔼地商量,“小乔今晚跟莫凡睡吧?”

        “可以是可以,”一帆莫名其妙,“可是为什么?”

         包子又添油加醋地把方锐的烦恼描述了一遍,乔一帆张大嘴巴。

        “记住,只能我们几个知道,”叶修说,“都不要告诉其他人了啊,记住啊!”

        



         结果等到训练的时候,这件事情已经在整个兴欣都传遍了。

         “哎哎哎我听他们说莫凡把方锐都逼得换房了。”苏沐橙抱着杯子坐到叶修旁边,问他,“怎么回事呀?”

         叶修也没掩饰,跟她讲了一遍,笑得她花枝乱颤;紧接着陈果也立马就知道了,跟唐柔一这么比划,唐柔也是笑得直不起腰来。不过这两天安文逸和罗辑不在,所以包子很明显没有找到人分享这个趣事,显得有些恹。

         “我觉得咱们不能光笑,”方锐给出了一个严肃的思考,“我们应该给他多一点关爱,不能总是放养拾荒之王,也要让他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

         众人纷纷同意,同时对平时忽视莫凡的行为表示了忏悔。等到莫凡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看到全体队友都坐在电脑面前微笑向他致意,吓得他差点没关上门退回去。

         莫凡狐疑地跑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到苏沐橙在他旁边跟他嫣然一笑。他嘴角抽了一下,侧眼看她在看电视剧,想估计是什么剧情让她心情很好,就转过头来,把角色登入,打开了游戏准备训练。没跳上一会儿,就有私信过来。

        包子入侵:“你比较喜欢O敬腾还是O宥嘉?”

        莫凡把私窗关掉,继续认真练习;过一会儿陈果从外面进来,给每个人递了瓶水,走到莫凡跟前,放下水后又停了一会儿,笑眯眯地问他:

        “训练呀?”

        莫凡莫名其妙,看这个美女老板娘的笑颜,顿觉鸡皮疙瘩一身,只嗯了一声。

        “不要太辛苦了,累了就休息一下,吃吃糖喝喝茶,反正也不是比赛期嘛!别搞得那么紧张!”

        “就是就是,”魏琛在那头听到了,添了一句,“叶修你净给人家布置的什么任务!”

        “莫凡你别做了来来来过来跟我去爆个人。”叶修在那头乌烟瘴气中说道。

        这边莫凡无语,操纵着毁人不倦就按着叶修给的坐标去了一地儿。那战场正是打得风风火火,一看是毁人不倦跟君莫笑,吓得四散而逃。莫凡也就老老实实跟着叶修的指示,该去打哪个就去打哪个。打到最后两人爆到不少东西,正在撤退,莫凡就又收到一条私信:

        包子入侵:“如果你比较喜欢O敬腾的话我有他演唱会的门票!!”

        莫凡一阵恶寒,他本来不想回他,但看他在那边专心致志看着屏幕,仿佛是等他回复,心里咯噔一下,慢慢点开对话框,正要输入,就感觉身边不对。那种玩忍者和作为拾荒者本能的敏感让他背后一凉,回头一看,身后已经围了一圈人,正盯着他的屏幕。

        他吓得差点从座位上翻下去,一个机灵弹起来。魏琛在身后,第一个吹着口哨走开了;陈果摸出手机谈公事去了;苏沐橙继续看她的电视剧;乔一凡手里握着电话,想了一会儿,把莫凡的杯子拿起来,问:

        “……喝茶吗?”

        “……不喝。”莫凡回答。

        他重新坐好,确信周围再没有人了,又慢悠悠把对话框关了。

        这一天过得分外漫长。

        莫凡发现他不管做什么,总有人站在一边跟他莫名其妙地微笑。他去接水,乔一帆已经给他接好还双手奉上;他去吃饭,陈果把筷子给他抽好了还夹了一堆菜;他去洗衣服发现脏衣服已经扔进了洗衣机,正在里面轰隆隆转着;他想去上个厕所,那个包子居然站在门口看着他。

        “你……要用?”

        “不用,不用。”对方说,“我来守护你的安全。”

        莫凡知道这个人神经有点脱线,也没去多关注,上了厕所出来,看见苏沐橙在他旁边吃巧克力,见他过来掰了一块给他:

        “尝尝,尝尝,别人从国外带回来的呢。”

        他没拒绝,也就给塞嘴里了,砸吧着嘴坐下来,一片云里雾里,连巧克力的味儿都没尝出来。平常他总是一个人缩在角落,一个人训练,被叫上抢BOSS就去搭个手拾个荒,吃饭也不用叫,一个人默默去端着碗就吃。然后晚上打打游戏,听女孩子在那边聊化妆品和电视剧;其他人之前并没有给他太多的关注,也就是苏沐橙会跟他分点零食。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件事的乐趣在哪里,跟其他队员的交流也很少。不过他明白这是自己的原因,反而也因此而轻松。突然一下得到所有人的关注,感到有些茫然。

        因为不是比赛期间,晚上的训练也没有特别严格的进行,大家一起打了个本,针对性地训练了一下团队策略之后,除了叶修那几个熬夜熬惯的,就都纷纷回房去睡了。莫凡洗漱完毕,回到房间,看到乔一帆在房里玩手机,见他进来,跟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今天……方前辈说要跟大神他们打本,”他说,“我就跟他换房睡一睡,你会介意吗?”

        “哦。”莫凡当然不关心这种事,他把衣服换了,就钻进被窝去。他把自己抱进被子里,只漏了个脑门,就闭着眼睛要睡。一帆看他一脸安详,鼓起勇气问:

        “不关灯?”

         莫凡睁眼看着他,半晌后慢悠悠地说:“你还在玩。”

         乔一帆一看,自己还坐着在玩手机,赶紧把电话放到一边,说:

        “哦哦哦!我不玩啦!你关灯睡吧。”
         莫凡这才伸手把灯关掉,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他脑子里浑浑噩噩缠着许多念头,像一阵阵烟雾飘在他的脑海里,这块儿散了,那块儿又聚集。这样迷迷糊糊地睡过去,莫凡的大脑里显现出乱七八糟的画面。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毁人不倦,站在战场上,手边全是敌人的尸体。但他不能停下,还要继续出手,击退身边的敌人。这是一个孤独的梦,他身边除了必须击倒的对象,一个人也没有,只能奋不顾身地出招,躲避。

         他的潜意识告诉他要撤退,要赶快离开这个战场;但是令他意外的是,他没有。他意识里那些逃跑遁走的招数,都在梦里化成了一步步的出招,拼搏,和敌人你死我活地缠斗。

         因为他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莫凡你再撑一撑啊,我们马上就来了。”

         是叶修的声音。

         莫凡感觉很累,他觉得要撑不下去了,敌人越来越多。他一次次的出招只让他更加疲惫,也越来越难以躲过密布的攻击。但是他没有倒下,也没有逃走,他还站在沙场之中奋力拼搏。

        只要撑一会儿就好了。莫凡想。

        一会儿就好了。

        可是那些迟迟没有来,让他心情越来越焦躁。他不禁开口问道:“你们在哪里!为什么还不来!”

        “我们进来不了!你必须唱歌!”
        “啊?”他抛出一个烟玉,蒙蔽了敌人的视线抽身到一边,“为什么?!”

        “只有你的歌声可以驱散他们!”苏沐橙说,“唱歌!”

        “可是我不会唱歌!”莫凡急了,他看见一大波敌人重新出现在眼前。

        “你必须唱歌!”叶修说,他的声音很严肃,“必须!这样我们才能帮助你!”

        莫凡觉得很无奈,但是他没有别的办法了。他想了想,搜刮了一肚子的歌词,扯开嗓门唱起来:

        “在那山的那一边海的那一边……”

        “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

         他惊讶地发现他的歌声真的有效,眼前的敌人缺减了不少;这令他稍稍有些鼓舞。

         “莫凡……加油!”

         “加油!”

         他的队友给他打气。

        “唱一首你最喜欢的歌吧!”方锐说。

         莫凡深呼吸了一口,他站在战场中央,隐隐约约看到了队友赶来的声音。

        “不要停下!”

         他努力找着肚子里的歌词,却看见君莫笑第一个冲了上来,手中的伞转矛,挑翻一个敌人;紧接着沐雨橙风乘着后座力飞上,跳到他身边,对他一笑。

        “我……”

         莫凡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感觉他要放声大唱起来,他感到很激动,这种激动比爆到一件极品装备的心情还要激昂。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他体会到他现在的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要澎湃。

        这种感觉……

        他好像……

        很开心?

         莫凡开心地迎了上去,正要说话,却看见一个敌人挥刀斩灭了君莫笑;君莫笑的身影忽的消失了,紧接着沐雨橙风也被砍灭;那些赶上来的队友,每一个都被黑暗的刀刃斩断,火苗一般得消逝了。莫凡一惊,大喊不要,猛地睁开眼醒来。

         他一睁眼,就觉得有什么不对,立马坐起身来,险些没被吓晕过去;他的床边,猥琐得围了一圈人。这些人当然是被他忽然一声吼吓得在床侧摔倒了一圈,这会儿看他醒了,个个都装作看风景去了。

         “你们在我房间干什么!”莫凡惊恐。

         “……”队友沉默。

         “……”莫凡惊恐转为沉默。

         “我们来看看你,”叶修说,“好好休息。”

         “晚上好好睡觉,明天吃好的。”陈果说。

         “我困了先去睡了。”苏沐橙打了个呵欠。

         “晚安!”

         “晚安!”

         一群人道了晚安,连乔一帆都跟着魏琛溜了出去,估计是了解到换房的本意了。方锐想走,一想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吗,也就留下了,看着莫凡一个人在床上一脸茫然。

         “睡觉!”

         方锐去把他脑袋按进去,换了衣服缩进床里。他听见莫凡在那边扭了灯,估计也是莫名其妙地睡下了。不过他什么都没问,倒也符合他这个人的性格了。

         他梦见什么了?

         不过方锐没有问,因为那边的人毫无芥蒂地继续躺上去睡了。他一个人缩在被窝里,看着窗外摇晃的树影,忽然觉得很想唱唱歌。

         不过至少先睡着吧。方锐想着,翻了个身。

         

         

end    


全文试阅及公式站  http://glitteringxx.lofter.com/

评论(60)
热度(437)
  1. 懶懶貓兒看萌點自起披衣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