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专业

堆文,堆念
话很多,文很烦



Let there be love

自起披衣看

© 自起披衣看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肖翔】跟踪 二

  

拖得有点久了都快忘了自己本来想写什么梗……


     

(4)


        孙翔曾经经历过很多尴尬的场景。

       比如小时候当合唱团主唱《向前进》的时候清清嗓子把着小童音唱了首《小鸭子》。

       比如中学那会逃课去打游戏,被通报批评后到班主任办公室改过自新时没拉裤拉链。

       不过就算是在网游被叶修带着一群杂兵横扫,他也没觉得这么尴尬。胜败乃兵家常事,就算场面复杂,带的也只是那股子气而已。真正尴尬的场景,在他之前的人生里好像还没多少能算上数的。

       所以孙翔决定铭记这个时刻。      

       他的面前站着拿话筒的服务生,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周围一片昏暗。他的对面杵着他过去的队友,一个他正在跟踪的对象,现在正扭曲着脸看着他,眼镜都快要掉下来。

       “看来这位客人也是一个人了,”服务生往卡座里打量了一下,显然为难了起来,“也就是说,算上这位单身的客人,就只有三个人……”

        周围的客人暴发出一阵笑声,显然单身到情侣餐厅就餐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

        “我……”孙翔试图为自己挽回颜面,“我在等人!”

        明明肖时钦刚也说了他是一个人,竟然没人嘲笑他,胡闹!

        孙翔正想着,肖时钦咳了一声,开口了,显然是在习惯性地挽回局面:

        “不如重新再抽一次吧……”

        “对对对,”孙翔说,“我只是来等人的。”

        “我也只是来等朋友,不知道这里有活动。”肖时钦说,这句话在孙翔的耳里已经变成了“准备撤退”四个字,他也赶紧开口:

        “我这就走了。”

        “我也是。”肖时钦接上。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半会儿反应不过来;服务生这还在准备圆场呢,看着两个人穿上衣服就准备走,半是开玩笑半是圆场地说道:

        “看来……这两位先生很有默契啊。”

        周围的情侣一阵哄笑,其中不免有起哄的一堆堆。

        “既然来都来了,也抽到了名额,不如花一点时间做个游戏吧。”服务生劝说,“这位先生不刚也答应了旁边的女士吗?让女生难堪可不好哦。”

        肖时钦这都在往外走了,听这么一说,想想果然是不好。他往孙翔这边看了一眼,没想孙翔也在看他,像是在等他指示似的,这场景莫名其妙的让人觉得熟悉。他在心里无奈,道孙翔你倒是走啊,拿出你那气势一鼓作气冲出去就行了,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抢boss遇上了王杰希。但孙翔那小眼神甚是迷茫,一瞬间让肖时钦有点想笑。敢情这个人遇上这种事根本没抓拿,还指着他下令呢。

        他回头看那个小个子女生,显然也是十分尴尬,迥然意识到刚刚一瞬间竟然忘了这回事,便给孙翔使了个眼色,说道:

       “那就……请问这位小姐的朋友愿不愿意跟那位先生搭档一下游戏呢?”

       那女生跟她朋友讨论了一下,也就答应了。气氛立即活跃起来,都看向孙翔。孙翔这也不是怕生的主,看肖时钦那一眼,连忙明白这是就干脆玩一场的意思,也就顺从走过去了。服务生看这第一场能行了,就招呼人安排,介绍起游戏规则:

       “其实这是个很容易的小游戏,大家请看那边的屏幕。”

       观众们看往餐厅的吧台后面,已经被工作人员放下一个幕布投放屏幕,屏幕上显示出了活动的画面。

       “屏幕上会投放出一些名人的照片或肖像,参与者需要根据肖像来做出动作,让背对的人猜出屏幕上的人。”服务生介绍道,“游戏有两种参与方式:挑战制和比赛制。如果四位客人选择了挑战制,就是一起参与游戏,挑战赢得我们的奖励后均分成果;如果选择比赛,就是得分最多的两个人得到全部奖项。”

        他清清嗓子,接着说:

       “这些人物分为很多类别,有历史名人,影视明星,体育明星,甚至还有一些比较冷门的。如果想获得最大的奖励,必须全部答对。现在请四位客人选择一下,是挑战还是比赛?”

        “比赛吧。”孙翔说,他不觉得自己会输。

        “我觉得……”矮个子的女生说话了,语速飞快,“不如我们选挑战吧,反正我们也只是抽中随便玩一玩得不得分不影响,而且分组的话还要分来分去,多麻烦。”

        “参加了当然……”

        孙翔这边还想说什么,肖时钦就发话了: 

        “我们选挑战吧,相信有些问题她们回答比较有优势,有些我们回答比较有优势。重在参与啊,你,说,是,不,是?”

        说着就看孙翔,意思是你丫真的是来玩游戏比赛来了?

        “好吧随便。”孙翔投降。

        于是游戏开始。

        

        肖时钦感觉度过了人生最震惊的三分钟。

        从屏幕上的图片放出的第一秒,孙翔就没有停下来过,去跟那个女生比划也好,自己站到那里去猜也好,个个都得分。那些乱七八糟的演员,歌手,诗人,作家,音乐家,体育明星,他居然全部都给猜出来了,而且一个比一个激动。好多照片上的人,肖时钦觉得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其他细节了。

        所以当周围都是在为表演哈哈大笑或者捶胸顿足的时候,他呆若木鸡站在那旁边当起了摆设,感觉简直是脑袋被门夹了一样。

        他总算是明白孙翔那个干脆的“比赛吧”是什么意思,这小子一开始就觉得自己不会输啊。

        这只是个游戏,至于吗?

        不,更重要的是。

        一个大老爷们儿哪里知道这么多八卦的?!

       肖时钦努力回忆了一下嘉世的孙翔,那个在神座上耀武扬威的家伙,感觉他完全不是会去关心游戏之外问题的人,更不要说一看脸就认出这么多明星了。他不禁感慨,这轮回果然是厉害,不仅战术厉害配合妥当技术过硬,连画风都能给人换掉。

       他在这边想的入了神,题目已经换了一轮,服务生宣布进入最后一轮:

       “因为到了最后关卡,所以也会有比较冷僻的题目了!这轮题目将是电子竞技选手,请问各位准备好了吗!”

       孙翔马步一扎(可能是肖时钦的视角夸张),威风凛凛地看着肖时钦,意思是上吧战友!

       肖时钦已经欲哭无泪了,敢情这人已经全情投入了。但他看他旁边那个小个子女生一脸焦急,都快蹦起来了,大概是真的不怎么懂游戏,正火急火燎看着他,他也拒绝扶扶眼镜上去了。

       前几个图片都是几个比较热门的游戏竞技选手,虽然肖时钦不属于这些圈子,至少也是电子竞技一员,当然也认得,七舞八舞的,居然让孙翔猜出来了。而且一边做动作,孙翔还要在那里嘲笑个不停,他觉得自己大概真的不应该来这个地方。

       幻灯屏幕一换,换出了一张女性照片。那张漂亮的脸蛋,灿烂的笑容,赫然就是苏沐橙。

       肖时钦想了一下,两臂环住,微微埋下腰,然后往后一仰,做出一个发炮的动作。

       孙翔愣着看着他。

       他又做了一次,确信模仿地很像,连女性角色发弹那个扭腰的细节都做出来了。

       “扫地焚香?”

       扫你……肖时钦无语,把脏话咽了进去。

       “哦!王杰希!扫帚!”

       “……”肖时钦耻辱着又做了一次。

       “我知道了!是不是周泽楷!”

       一直连续答题正确的孙翔现在好像脑子进了水,就像是真正到了他该懂的领域,他忽然就掉线了一样。肖时钦感到了绝望,原来他和孙翔是真的没有默契,怪不得一搭档嘉世都没了。

       焦急之下,他四周张望,找了个凳子坐下,做了个吃瓜子的动作。

       “苏沐橙!”

       孙翔终于上线,回答道。苏沐橙的照片消失,出现了“祝贺你”字样。 

       “恭喜四位客人!你们今晚的消费都会免单,并且额外赠送了一些小礼品。”服务生说着,工作人员就拿着礼品递上来。周围的人啪啪啪的鼓掌,气氛也活跃了起来。那边赶紧抓紧气氛继续抽情侣上台做游戏,这边肖时钦拿了礼品收了衣服要找孙翔走,却看到孙翔在跟一个服务员拿着菜单叽里呱啦的点菜。

       “……你干嘛。”肖时钦已经无语凝咽。

       “都中了奖,正好吃晚饭。”孙翔说,“坐下坐下!”

       这样真的好吗?你那身家差这一顿饭?

       他还没说话,孙翔已经一把把他拉了下来,跟服务生一比划:“刚刚那些,双份!”完了还跟肖时钦来一句:“我请客我请客啊。”

       “……”

       “看看这是个什么礼物啊,”孙翔已经把礼物拆开了,里面是几张免费票券,一看就是和其他商家联合宣传的。他翻了几张,有ktv有餐馆还有游乐园,都是免费的双人套餐。“哎哟,真会揽客。”

       “……你不是要等人吗?”

        孙翔什么反应,一愣,想到一高兴把这给忘了,立马放下手头的免费劵圆谎:

       “不等了不等了,我们吃庆功宴。”

       “这也得庆功?”肖时钦只能坐下来,“咱们呆这儿真的好吗?”

       “这不是比赛吗,”甜品已经送上来,孙翔在那边吃起了布丁,含糊答道,“是比赛,胜利了,就得庆祝。”

       “以前没怎么见你庆祝。”

       “以前胜过吗?”

       肖时钦语塞,一时不知孙翔在想什么。他仔细一想,虽然嘉世那会儿横扫挑战赛,确实又不算什么得意的事情;不过自从他转去了轮回,倒也称得上辉煌了。他坐着不知如何接话,也就吃起了甜品,自然而然问道:

      “轮回还不够胜?”

      孙翔停下,没有迟疑,说:

      “这不没打赢叶修。”他瞟着那边游戏里的情侣,“没打赢就不算。”

      “感觉这也不算啊。”

      这会儿对方倒迟疑了,想了一会儿,回答:

      “第一次跟你搭档,不错不错。”

      “你连苏沐橙都猜不出来,”肖时钦损他,“还搭档。”

      “选什么苏沐橙,”孙翔顿了一下,说,笑得差点呛到,“幸好不是……王杰希哈哈哈哈……如果是王杰希你打算怎么办?”

      “……把另一只眼睛闭上。”

      “叶修呢?”

      “借根烟啊。”

      “韩文清呢?”

      “……把钱包给你。”

      服务生过来了,上了盘小食;孙翔去拿那鸡翅,看肖时钦没动,又想起这个战术大师刚刚在台上跳芭蕾,一觉好笑,忽的想起了今天来的任务,便问他:

      “话说,你今天上这里来干嘛?”

      “我?”肖时钦若有所思,靠到椅背上,“等……人啊。”

      “这种语气不像很肯定啊,”孙翔吃吃地笑起来,咬起了鸡翅,压低声音,“咱们的战术大师,是不是,被女人放了鸽子?”

      “啊?”

      “算啦,你不想说也无所谓,”孙翔吃着,“反正我好像也没跟你吃过饭。”

      肖时钦一寻思,倒也是这样,莫名其妙也就放松了下来。服务生来来回回上了好几次餐,摆满了一桌。这样闹腾一会儿,肚子早就饿了,他也就无所谓的吃了起来。

      时间往后过晚,餐厅的气氛越来越热闹,游戏项目也越来越刺激,慢慢还有接吻比赛之类的游戏。孙翔到后面也激动了,跟着起哄鼓掌,俨然成为了观众的一员。肖时钦跟着被他拉着跑去前面猜色子,搞得他也有点激动了起来。

     “大大大!哎哟你喝!!”

     那人拿着杯子就要豪饮,肖时钦赶紧去拦下来。这边孙翔说没事没事休赛期呢就喝,拉着他一块儿玩。几杯下肚,脑子一糊,没过半会儿俩就勾肩搭背起来了。

     孙翔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去的了,他只记得在出租车上躺着,也没记得是谁给扶上来的,倒是没忘了抱着自个儿的拍立得。肖时钦靠着窗户坐,也是一颠一颠的。他躺着,看着车窗透进来的灯光,咻的一下立起来,说来我俩照个相。

     肖时钦也是迷迷糊糊就凑过去了,路灯一照,咔嚓一张。

     “我去太黑了,根本看不到。”

     “你……没开闪光灯吧……”

     “哎哟在哪儿呢。”孙翔一拨弄,对着俩人又是咔嚓一张,这下闪得快失明了。

     “你说我要是被你给……闪瞎了……”肖时钦说,“你得……给我赔偿……这算是,赛外事故……轮回也得赔钱!”

     “跟联盟破个惯例准许盲人参赛吧!”孙翔想也没想回答,“你看你这话,我哪能闪瞎你呢,今天就指着你闪瞎我呢。”

     “啊?”肖时钦还在酒劲上,迷迷糊糊的,“你说什么?”

     “其实啊,我今天,”孙翔凑过来,神秘兮兮的说,“是来跟踪你的!”

     “跟踪我?”

     “是啊!”车子晃了一下,孙翔险些歪下去,被肖时钦给拉住了,也就迷迷糊糊地说,“我看,我以为你是来探女朋友来了!”

      肖时钦一下想起了什么似的,皱起眉头。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孙翔,莫名其妙地问:

      “你……”他说,“跟踪我?”

 

      “看来我跟踪技术还很高超,走位还算风骚,你都没发现。”孙翔自夸,靠到椅背上摆弄拍立得,“唉不然这照片你拿去吧,当我给你赔罪。这些都是小事情,小事情。”

       说罢他又一抖一抖地笑了,显然是为小事情这个外号。原想肖时钦又得一副无语的模样,却看他在那儿,忽的一下神情严肃了起来。

       “我以为你……刚刚就知道了。”

       “啥?”孙翔愣,“知道什么?”

       “…………”肖时钦觉得无语,就马马虎虎含糊过去了。车子一直开到轮回这边,孙翔让他进去找间房睡,他不肯,说是定了房间,孙翔也就随意了。他进了大门,打卡的时候透过玻璃门看见肖时钦站在车门边上,看着里面一直没动。

        “干嘛呢他。”孙翔嘟哝着,跟他招了招手,却是想起这玻璃门是里面看得见外面,外面却看不见里面的,只能作罢。他想他大概会上车走,却见他一直站在那里,看着这里,过了许久。

        孙翔上楼之后往下看,肖时钦已经走了。他脑子晕晕乎乎的,进门就撞见江波涛,看他这副酒气熏熏的样子吓了一跳。

        “你……干嘛去了?”

        “这不明摆着。”孙翔找了个电脑椅坐下来,看房间里没人,“他们都回房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江波涛欲言又止,半晌说:“我出来找个东西……你心情看起来……不错啊?”

         “啊,还行,”孙翔说,然后想摸那个拍立得,给他讲讲今天的见闻,结果一摸,发现忘了,一拍大腿。

         “你……跟谁喝酒去了?”江波涛试探性地问,“你可别告诉我你经常这么喝,不然我马上把你踢出去。”

         “肖时钦啊。”孙翔说,也不遮掩,接着就打开话匣子,“我跟你说,我跟踪他好多天了,觉得他神色异常,眼波流转,绝对是恋爱之人。不过今天战术大师被人放了鸽子,我就好心好意陪他喝了点闷酒,还让他以为是我故意去喝的。我觉得,我今天特别英明,充满爱心又心思慎密,机敏过人。”

         “……”

         那边副队一拍桌子,像是憋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孙翔看他举止异常,自己又浑身发软,也懒得细想了,站起来揉着头发,往卧室那边走。

         “我去洗洗睡了,晚安。”

         他推开门要出去,还没踏出一只脚,就听见江波涛在后面诧异地嘟哝了一声。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耳朵出了问题。他只听见他抵着喉咙,悄悄地说了一声:

         “怪了,到底是谁跟踪谁啊……”

      


TBC

      

      

       

               


评论(16)
热度(35)
  1. 自起披衣看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秋扇自起披衣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