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专业

堆文,堆念
话很多,文很烦



Let there be love

自起披衣看

© 自起披衣看 | Powered by LOFTER

【APH-马戏团】第三章.长夜漫漫

第三章.   长夜漫漫           

.   

          基尔伯特在车厢里醒来,火车的蒸汽在头顶轰鸣。他试图挺直背和腰,但是那一片儿的肌肉仿佛都缠到一起去了,痛的他又倒下去。床铺被他的重量压得飞起一块块的棉絮,跟着尘土在空气里腾升。

          铁轨在脚下哐当作响,他抬眼看窗外,正是日中,山色旖旎。

          他花了好长时间在想自己是被这火车的汽笛吵醒,还是被颠簸的路途摇醒,后来他发现门闩在晃动,有人在外边咚咚咚的敲着门。是安东吗?他不确定。安东尼奥跟他睡一个车厢,但是他的一大堆道具放在后面的货厢里,那些鸽子鹦鹉猴子叫唤个不停。于是他老是半夜爬去后面安抚他的宠物们,尽管基尔伯特觉得这是一种恐怖的梦游行为。

          睡醒的人眯着眼睛,爬起来开了门,浑身痛的仿佛散了架一般。弗朗西斯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他。

          “好伙计,”他那金色卷发、留着胡茬的老友这么说,“你昨晚做了什么,才这副潇洒摸样?”

          “除非你给我介绍姑娘,”基尔伯特说,不过他想了一下,觉得这个他不是特别在意,“或者你可以从安东身上找答案。”

          “哦……”弗朗西斯发出这种声音。

          “你这算是什么,”基尔搞不明白法国人的思路,“他妈的昨晚上又梦游了,站在我床边扯我的头发,然后叫我去看向日葵花田。”

          弗朗西斯盯着他,噗的笑出声来。

          “你叫他去跟他的猴子睡,”他坐回床上,打了个哈欠,“然后找个姑娘跟我睡。”

          “伊莎正巧嫌跟她一起那个克里斯蒂睡觉老瞎嚷嚷,”弗朗西斯说,“你们可以凑一块儿。”

          基尔伯特哼了一声,靠回床上。

          弗朗西斯一手撑着腰,一手撑着门框。他看着窗外的山景,缓缓地说:

          “她最近心情很不好,因为腿的毛病走路都一瘸一拐。我说怕惹上官司是假,担心她不能上场才是真,”他看回基尔伯特的脸,仔细研究他的神情以免说错话,”我得尽快再找一个驯马女。”

           “她只是扭了脚!”基尔伯特突然激动了起来,“假以时日就会好的——你犯不着!”

           “你犯不着这么上心……”弗朗西斯立马改口,“我只是怕她……你知道的,一点儿闪失都不能有。”

            基尔伯特曲起膝盖,手臂搭在腿上,不看他。

            “那你找到了没有?”他挑衅似的问弗朗西斯,“能够取代她的。”

            “后面的一群姑娘,她们的腿吸引男人有本事,却没本事踩马背,”他回答,“你弟弟让我去下一个镇子,那里有些个从俄罗斯贩来的孩子,听说能选出挺能弄马的。”

            “你要找个年轻的,”基尔说,“还是好看的。”

            “都行。”

            “那伊莎怎么办。”

            “我找你就为了这事儿。”

             床上的人看了他一眼,明白了他要说什么,摇了摇头:

             “我不行的。”

             “别这样,伙计,”弗朗西斯走过去,用宽慰的语气说道,“你想想——不就图个好去处吗。她若不在这里,便哪也不能去了。”

              “你不懂,弗朗,”基尔仰头看着天花板,车身剧烈颠簸了一下,“你要她剩下的日子呆在这马戏团里,看着自己的马被别人骑,不如杀了她算好。”

              “我有我的打算,”弗朗西斯眯起眼睛,“我知道你也有。”

              “她的就不重要?”

              “对我来说没有你的重要。”

              基尔伯特有一会儿没想到应该说什么,他性子冲动,脑子不清醒,但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总归还是知道弗朗西斯想讲什么的。但他却还没有想好。

               “我不知道,我不明白这事儿,”基尔伯特说,“我是说——我不明白我是不是喜欢她。”

              弗朗西斯用一种遗憾的眼神看着他的好友,拍拍他的肩膀。

               “或者是不是喜欢到要娶她。”青年人接着说,他发色发白,刚睡起而显得乱糟糟的。弗朗西斯惊异于他的坦率,也觉得有些牵强,便摇摇头:

               “慢慢来吧,不急,”他说,“在波赫明恩有位好医生,他能给伊莎一个好诊断。我只是不希望你错过这个好机会。”

               波赫明恩就是他们即将到达的镇子。

               基尔缓缓转过脸来,突然笑了。

               “弗朗,弗朗,”他揉了揉头发,把弗朗西斯的手拉下来推回去,“你可不明白我怎么想的——我的好机会不是她的,只会让她更讨厌我。”

               弗朗西斯看着他,仿佛不认识这个家伙了似的,好一会儿才摊手道:

               “我都不知道你有这么精明,”他眯起眼睛,“对女人。”

               

               弗朗西斯没有跟他讲马戏团之前的意外,基尔伯特也没问。那夜后叫王耀的戏法人疾呼着诅咒落到了他们头上,搞得马戏团上下都人心惶惶,只有弗朗西斯淡定如初。他为了稳定人心还加发半倍工资,和他对着干的就只有那个戏法人。

              “这是诅咒,诅咒,”东方人念叨着,声音仿佛从外太空飘来似的,“这么群人被诅咒了,不得好死。现在死的是蛇,或者是马,下一个就是人了。”  

               基尔伯特跟俄国人打听过了,从那夜起火开始,王耀就没正常过,他把自己关在帐篷里,他那一笼子蛇的尸体就扔在帐篷外边,谁劝也不肯走。事实上除了他外,其他人都在无意外。该发生的依旧在发生,无缘总是盼不来身边。

             “那夜,他正在帐篷里静坐;前些日子他算出有劫,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征兆。第一夜是冷与热,第二夜是粗与俗……”那俄国人喝了口酒,醉醺醺地说,“他觉得好生诡异,正试想是不是出了差错,直到他发现他的一笼子蛇都死掉,外面燃起了火来。”

             基尔伯特不懂,伊万·布拉金斯基就跟他比划。

             “你看,蛇是冷血,火是热的,”他皱起眉头,“至于剩下的,他什么都不肯说了。”

             “那后来他又跟上来了?”基尔伯特不明白这逻辑。

             “他说不该来南方,但弗朗西斯与他交谈一夜后,他又改口,”伊万说,“对了,他还跟我说——将会遇到人,将会遇到很多人,这些人绝不是危险的,反而会给你们带来感情和温暖,但情感将把所有人拖入痛苦的命运里,或者最终孤独死去。”

              听者撇嘴。

             “你怎么看?”伊万问。

             “弗朗喜欢新奇,没有什么比一个被诅咒的马戏团更赚足眼光了,”基尔揉揉头发,“有酒喝,谁管他。”

              斯拉夫人大笑着与他碰杯。

              他们在第二天傍晚抵达了波赫林恩,弗朗西斯之前与镇长打好了关系,被允许在镇西的林场空地打棍驻营。晚上所有人都很疲惫,但弗朗西斯还得赶去镇的那头,挑选一个会骑马的小孩。

              伊丽莎白自然不知道这件事,基尔伯特就领命跟了弗朗西斯去。一个福特列森先生在酒馆的二楼招待了他们,请他们喝酒。寒暄片刻后就有人领了小孩上来。

             六七个均是十来岁的少年,穿的破破烂烂,赤裸着脚,手臂和腿细的像能拧断。弗朗西斯站起来一个个看,基尔就坐在那儿,注意到其中一个少年盯着他看。那个少年脸上很脏,头发乱糟糟的蓬在头上,像一坨麻线;但他长相清秀,眼睛透着一股灵气,抱着的手臂满是伤痕。

             他不敢跟基尔说话,基尔也没什么好说,只是奇怪自己有什么好看的。这是弗朗西斯在那边一一看完了他们,问福特列森先生:

             “我要的是女孩儿,”他说,“男孩子——我不需要男孩子。”

             那些孩子有些惊恐了,脚链叮当响;看守的恶人怒喝一声,压制住他们的窸窸窣窣。

             “那可没办法了,女孩儿都——卖去该去的地方,”福列特森捏着胡子说,“我以为你需要个搬东西或是其他什么的人。”

             “真遗憾。”弗朗西斯说,他和基尔伯特点点头,两人便要走。那些孩子们骚动起来,他们知道不被要走意味着什么。基尔有点犹豫,问弗朗西斯要不然男孩子也行,可弗朗西斯不肯改口,直接走下楼去。

             “拜托了,弗朗,”基尔说,“他们看起来真叫人可怜。”

             “你不是还极力劝阻我不要找人替代伊莎么,”弗朗嘲笑他,“现在却改了口。”

              基尔哼了一声,想一想也没法反驳。他们快走到一楼,突然听到上面一阵骚动和吼叫,转身的时候就看到那个一直盯着基尔瞧的少年追来,下楼梯的时候被铁链绊住脚而一脚踩空滚下。但他趴在他们脚边,艰难地爬起来,抬头看着他们:
              “带我走!”他开口了,他们都惊讶起来,“我是女的!我是女的!!”

              后面的看守追过来,扬起鞭子要抽,听到这句话也怔住了。那些孩子站在后面,都默不作声,一脸震惊。

              “我是女的!我叫娜塔莎!”她吐着带俄语口音的英语,缓缓爬起来,祈求又倔强地看着弗朗西斯,“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弗朗西斯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就要伸手解开衣服。基尔连忙按住她,问:

             “你会骑马吗?”

             “会,”娜塔莎说,她本来是在求人,但一双眼睛却倔强又冷漠,“我曾经……我什么都会。”

             “那就她了,”弗朗西斯抬头对福特列森先生说,“麻烦您了,我带她回去。”

             那位先生诺诺称是。         

 

             弗朗西斯带娜塔莎回去,让她先住在自己帐篷里,洗了个澡。娜塔莎没衣服穿,弗朗西斯就去托跳脱衣舞的米莎借了条旧裙子来。她换上干净衣服,梳好头,叫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都吃了一惊。这姑娘完全有一副傲人相貌,且身材娇小,最要紧的是有一种冷若冰霜的气度,还有那么些贵族气质。

            “好一个美人儿,”弗朗夸奖她,“你若是多笑点,就更漂亮了。”

             她盯着他,不说话。半晌才站起来。

            “我……谢谢你领我……来,”她咬字有些不清,“我是……不想被卖去……做妓女,才扮成……男孩子。”

            “我是想拜托你协助我的驯马师,”弗朗西斯说,他一向态度友好,“她的腿出了毛病,若是治不好,接连上场会闹出毛病的;问题是你可不知道她有多倔。”

             娜塔莎应允他。

             晚些时候弗朗西斯召集了艺人们,讲了娜塔莎的事。他只说她是来帮忙喂马的,但大伙儿都心知肚明。伊丽莎白不在,基尔伯特站在火堆旁边有点心烦。他在四周扫了一圈,没看到她,也没看到伊万。

            “伊莎呢,谁瞧见伊莎了?”基尔伯特问身边的波兰人,“她去哪儿了?”

            “她好像腿疼得厉害,那天夜里闹的不轻,”他回答,“你看,弗朗西斯都开始另作打算了。”

             基尔什么也不想说,他靠回干草堆。

             第二天的事情就是张贴海报,让小丑到有小孩的家里去发糖果。马戏团只在这种小镇上能赚到钱了,大城市的人不吃这一套。基尔伯特没事情做,安东也不来找他,他就一个人呆着。一个人呆着总容易胡思乱想,他开始是在想自己有没有能力成家,但是突然又嘲笑自己为什么要思考这个问题。

             她不会失去她的工作的。基尔想。绝对不会的,我不能这么想。

             可她的脚总是在疼。前几天基尔偷偷看她骑马,而她几次都没有爬上去,还痛得一脸抽搐。弗朗西斯说过几天就请那位医生来看她,但他明显是不想为她花太多钱。基尔夜里想去找她,走过帐篷的时候却听见她在里面哭,吓得他不知是动好还是不动好。

            她在哭啊。

            她在哭是因为你那个愚蠢的赌,害她脚受了伤。

            都是你的错啊。

            而你现在却连负责都不愿意。

            基尔伯特不敢进去安慰她,虽然他心里觉得就算她用马鞭抽他一顿他也无怨无悔,可他终究没这个勇气,只是默默退了出来。他心里结起一些说不清的迷雾,仿佛在心底剖开了一道缝隙,他看不清自己的,也看不清其他人的。当他一个人坐在林场边,看着远处搭起的高高的帐篷,以及来吆喝熄灭火把与篝火的管理员骂骂咧咧的身影时,恨不得将手边的干草塞进自己的缝隙里,让自己什么也不想。

            年轻人躺在草料堆里,听着马厩的马哼哼,换了个姿势睡去。夜还很长。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