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专业

堆文,堆念
话很多,文很烦



Let there be love

自起披衣看

© 自起披衣看 | Powered by LOFTER

【APH-恶友】联络

【恶友】联络



      “你们亲爱的,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把最后一笔添上,觉得结尾的字母墨迹不现,便拧开墨水瓶,将笔再蘸了一次,然后添上去;这一添又显得毛手毛脚,滴了一滴新鲜的墨汁在信尾。信纸易渲,那一滴墨渍迅速的染开来,边缘绽出根根毛刺。

       “该死。”他想擦掉,但是唯恐抹花;再重写一封又让他为难,于是他将信放在桌上任其风干。

       信纸铺的很平坦,虽只有短短一页纸,但字意深重。基尔伯特习惯性地把脚抬起来,换了个坐姿,重新检视他的信件。

       “致   我真诚的朋友:

                   这边天气很好,希望你们也如愿有个好天气。”

       其实基尔伯特知道根本没什么好写的,因为他再怎么写,也只是那些废话。可惜他的身体里就是装得下那么多废话。他有时候在想,把自个儿的脑子挖空,大概也是一堆堆无用的言论,而他自己根本没有空去实施。

       他那时还不怎么反思战争,他以战争为豪,将其作为与生俱来的任务与荣耀,当做他成就的一部分。于是在信中将他的功就大大的赞扬了一番。

       “本大爷最近去了……那的风景比我想象得更好!”

       “我也许会考虑到你们那儿去拜访。”

       “无奈我离你们这么近,以至于我不知道该先拜访哪一边。”

       “也许有一天我会抽签决定!”

       基尔伯特感觉放下笔没多久,他就度过了漫长的岁月。他对一切的印象都模模糊糊,记忆浑浊。那些他称赞过的好景色,渐渐不再令他欣慰。窗前的风景从冬到春,又从春到冬,斗转星移过多少年岁,窗外的大树粗了年轮。

       他坐在桌前,对着桌上的打字机,逐字研究字母,选择一种简洁又潇洒的语气。

       “致    我机智的朋友:

                  “最近有些发冷,但对于英俊的我来说大致无恙,希望你们也挺住,别病怏怏得哼哼。”

                  “特别是弗朗西斯。”

                 “本大爷最近很闲。”他写道,“最近的事情……都是阿西在打理。”

                 “你们知道,已经过了那种扛起刀剑征战沙场的时代。虽然我也不怎么懂,但这是阿西说的,我想也大概有些道理。”

                 “总之我很闲啦,不如你们来找我。”

          他想了半刻,加上一笔:

                 “我很久没见过那个男人婆了,”他停了一下,“如果你们见到她的话——最好也叫上我。”

                 “不过我一个人也很开心。”

           基尔伯特把电报发出去,他的耳朵里充满了哒哒哒哒的打字机,就仿佛这声音一直伴随它,深深埋藏在他的耳朵里边。他的意识里模模糊糊都塞满了这种声音,直到他发现这不是打字机的声音,而是来自硝烟弥漫的战场。他又经历了战火纷飞的生涯,就好像死过很多次,又活过很多次,一遍遍碾压过他的时间。

            当他站在战地碉堡下的隔间,用缠着绷带的手拿起话筒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慢慢的模糊。

                   “4957接线,4957……”

             他说给接线员听。

                   “啊……你帮我跟波诺弗瓦说。”

             虽然他根本不确定这个破匣子能否传达他的声音。

                   “说一切并非我意,”他犹豫了半天,“不过战后我回去找他的!”

                   “我几乎已经可以在这里看到他了,这很危险,这对他来说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本大爷总觉得,按他来说,不会这么轻易就摆平的。”

                   “啊,那就这。”

               在那之后,他开始累了。

               基尔伯特真的打算闲下来了。

               他每日晃荡在柏林的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看着经济危机下惨败的股市街,吃不起饭的人们;他本来应该为国家的不幸感到疼痛,但奇怪的是他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后来又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街边没有了落魄的破产人,出租车换了一代又一代,高楼大厦建起来,行人行色匆匆,街边商铺林立。时代越来越新鲜,但好像越来越陈旧。    

            基尔伯特走过长街,走到公园的角落,在长椅边坐下。有个小孩子从远处跑过来,踮着脚要去够公园的供水池,但无奈身高有限,急的四处求援,无奈母亲不在周遭,远远站在一边和另一个女人谈话。

                

            “真是的,最近不是有连环变态杀手出没吗。”基尔想,他站起来,帮了那小子一把。

              还真重。

              母亲带着孩子走远了,孩子跑到广场中央,咯咯咯笑着,惊飞了一群鸽子,呼啦啦的扇翅声一片。

              基尔伯特重新坐下来,看着安静的公园,坐了半晌,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手机,打开短信编辑,犹豫了一会儿,编辑一条新信息。

              “我刚刚抱了个熊孩子!现在的小孩都应该减肥了,不过我们哪天应该去健健身。”

               末了,他打开收件人列表,选了两个名字,点击发送。

                弗朗西斯把杯里的酒喝完,并没有感觉好多少,但心情终有些回复。安东尼奥把杂志扔到桌子上,一屁股坐下来,决定和他商量会议结束的活动,但是他们讲到一半,同时停了下来,然后掏出了手机。

                法国人把信息读了一遍,两个人还是沉默了很久。末了他先笑起来,缓缓地说:

               “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知道,”他说,“我们很久之前就没法回复他了啊。”

               “是啊,”安东尼奥也笑了,“不过俺每次都会回复。”

                弗朗西斯笑着摇摇头,但手下却点了回复,打上几个字:

                “好啊,记你的名字。”

                几秒之后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一条提示:发送失败。

                但他们把手机放回口袋,继续商量起来。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