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专业

堆文,堆念
话很多,文很烦



Let there be love

自起披衣看

© 自起披衣看 | Powered by LOFTER

【特殊传说-利休利】百分之一

【利休利】百分之一

        

Part.1  莫名其妙

        阿斯利安在房间里睡了一整天,晚上才迷迷糊糊醒过来;他自己躺在床上,盯了一会儿天花板,才发现是外面闹哄哄的声音将他吵醒的。从床上坐起来,阿斯利安揉着眼睛,瞟了一眼旁边的钟,晚上九点半。

        竟然睡了一天!

        他跳下床,拉开窗户往下看,紫馆的外面很安静,没什么人,所以声音不是从这边传来的。

        头好痛。

        紫袍揉揉太阳穴,从柜子里拿出来浴巾和换洗衣服,再随手打开手机开机;还没走到浴室手机就滴滴滴滴得叫起来,屏幕上怨念地显示着:您有99个未接来电。

        好变态。年轻狩人啐了一口,点开查看。

        休狄·辛德森,7:30AM;休狄·辛德森,7:45AM……休狄·辛德森,9:30AM,休狄·辛德森·9:50AM……休狄·辛德森,10:00AM;休狄·辛德森,10:21AM;……休狄·辛德森,13:45PM;休狄·辛德森,14:33PM;休狄·辛德森,13:00PM;休狄·辛德森……休狄·辛德森……休狄·辛德森……

        连阿斯利安都怀疑他是不是在用术法拨号了。

        他把手机放到浴室外面,进浴室去洗澡。水流从他头顶流下来,流过皮肤暖暖的,总归让他是清醒起来了。

        实在是太困啦。他想,竟然一睡睡了一整天。

        昨天晚上他和休狄去出任务——其实根本跟休狄没有关系,是他拜托老哥让他出去找点事情做,免得闲着没事干,老哥才扔任务给他的。结果他的好大哥突然又说有事情不去了,把休狄塞过来让他们两个去。去就去了,阿利也不是第一次应付这种情况了,好歹两个人算是没吵架地上路,到那个村子去的时候发现委托人是一群牛头人,休狄就开始不对劲了,这也不对那也不对也不听别人说话撇下他就到外面去抽烟了。

        阿利听完委托人的解说,才拉他去了村子附近的一个被村人奉为神祗的山洞里。村里人说山洞里有住在水潭里的怪物,但是听描述的时候他自己觉得比较像彩鲤,就抱着看一看的想法去了,没想到王子殿下直接跑去炸了山洞,把那只珍贵的动物给炸死了。

        虽然不是什么善类的生物,甚至还会吃人,但是这种动物拿来用药是很好的;阿利对他那种犯了错却死不承认的性子感到冒火得很,在白忙活了一晚上之后实在没有心情跟他闹了,又气呼呼地跑回来。

        想通了想道歉?不大可能啦。

        阿斯利安把浴巾裹在身上,对着镜子抓了抓披下来的头发,用了个风干的法术,然后把头发束起来,慢腾腾走了出去。

        外面还是很热闹的感觉,这叫他有点新奇,今天紫馆是怎么回事啊。

        他随便找件军绿色衬衫穿上,然后套上条工装裤,踩着靴子打开门出去。他的房间其实离大厅还颇有些距离,所以等他走到人鱼像那边的时候,才发现那边有多壮观。

        大厅里弥漫着香味,是那种熬得很香的汤味,有很多认识的人坐在大厅里,抱着碗聊着天,最中间是临时架起来的大锅,正在担任料理职责的是精灵宿舍管理员,天使在旁边帮他盛汤。

         大概是紫馆第一次有很多紫袍以上的人出现,所以学生们还挺骚动的,不过好像烹饪的量很大,大家都有分一杯羹。阿斯利安也不例外,等他愣在那里的时候,有人已经过来递给他一个碗来,里面是熬得乳白的汤水,碗烫烫的,感觉很温暖的样子。

         递汤的是褚冥漾的同班同学,没有记错的话是医疗班的成员,叫做米可蕥,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她和褚冥漾是一起过来的,不过旁边好像还有一个人。

         「给啦,阿利学长,」米可蕥说,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喵喵还在想为什么一直没有看见你,以为你去出任务啦。」

         「我一直在房间,也许是睡得太沉的缘故,」阿利摸摸头发,不大好意思地讲。漾漾在她旁边,看着他,突然问:

         「阿利学长……一直在房间?」

         「对啊。」阿斯利安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那我拜托夏碎学长给你的东西,你拿到了吗?」

          阿斯利安摇摇头,一脸茫然。他环顾了一下四周:

         「不过……这是怎么回事啦?」

         褚冥漾端着手里的碗,突然很糟糕的眼神看了一样那边的大锅,表情立刻就变了。他嗯嗯啊啊了几声就转过去拨电话了,好像有什么严重的事情一样。

         「哟,阿斯利安,」有熟人过来打招呼,阿利转头看到了熟悉的光头。漾漾他们看到班导就没再说什么,寒暄一下就走开了,他到是自己端着碗过来咕咚咕咚喝着,「你才起来吗?」

         「某种程度上,」阿斯利安格式化微笑,「呃,今天是——突然起来举办什么活动吗?」

         「嗯不,」嘴里抱着汤料,那位战斗级黑袍摇着头,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才讲,「你老哥说有好料,就叫大家都来喝。」

         「我哥?」阿斯利安更加一头雾水了。

         「是啊,」对方说,指着那边的大锅,「还特地请精灵过来下厨,今天紫馆很热闹嘛,我和小班长打赌说会不会有无袍的小孩子溜过来,结果还真的有。」

          阿斯利安还是不明白发生什么了。 

          他看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自家老兄,就要摸出电话来给他拨个电话过去,这时突然外面一阵震荡,紫馆大门碰得一声被人从外面暴力踢开,整个搭到一边去。

          休狄站在门口,脸上结了一块冰似的。

        

        

   

Part 2.  漾漾的口供

        事情开始于今天一大早,我顶着黑眼圈从黑馆出来的时候,竟然看到摔倒王子黑着脸在楼下坐着。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转身回去继续睡觉装作没有起来过,可惜雷多那个笨蛋不巧给我手机来起了夺命CALL,当然楼下的黑袍是一抬头就看到了我。

        「喂,快下来,」他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翘着腿仰着脑袋鄙夷得看着我,「找你有点事情。」

        找我有事就不要这么酷帅狂屌啊!!

        我接了电话,雷多说叫我过一会儿到水妖精领地去,几句就讲好了。摔倒王子一直等着我听电话,看我下来的时候才站起来,手里拎着一个深紫色的袋子,看上去质地超好的那种,吊绳都是用的说不上来的底料。他的表情还是那样,像别人都欠了他几十万一样,我打赌今天没多少黑袍在黑馆里,不然我今早可能就不是自然醒而是被炸黑馆的吵闹声惊醒的了——不,我觉得我活着醒来就算是万事大吉了,毕竟这些大神们擅长的都尽是些房塌屋陷的技能,轰了我的地板也不算什么难事。

        脑补规脑补,还是要跟他讲话啦。

        休狄看起来心情不那么好——他心情反正随时都不怎么样,只是今天看起来还有点莫名其妙的不高兴,整个人都没精神。

        他把那个东西放到桌子上:

        「麻烦你把这个东西交给阿利,」他说,「小心点拿。」

        咦你自己拿给他不就好了嘛。

        我当时脑子当机,差点就脱口而出「你是不是又跟他吵架了」,不过我的大脑机制好像在这些天的残酷训练里变得好了一点,临时克制住了。

        「哦,好,」用手去提那个袋子,我顺口回答。照这样看根本就是两个人又吵架了,所以我还是不要多问比较好。阿利学长最近还在接受后期治疗,所以经常会在医疗班什么的。我待会儿拨个电话过去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我拿到那个袋子一秒就后悔了。

        因为那个袋子里突然发出一种类似于娃娃鱼哭叫的声音,然后整个袋子开始拼命拼命的蠕动,吓得我差点扔掉它;就在这一刻,摔倒王子脑袋一埋,低声道:

        「摔坏你就死定了。」

        我咽了口唾沫,把那个蠕动的玩意儿塞进了书包里。

        夏碎学长从医疗班出来的时候刚好看见我在外面徘徊,一脸带衰的摸样;实际上我本来就带衰,所以这种表情看起来可能意外得适合我。紫袍大概本来觉得遇见我之后很容易遇见他弟弟,所以还是避开为好,但是不巧我已经看见他了,他才移动脚步,走过来跟我打招呼。

        「啊,褚,」他摸摸后脑勺,「你在这儿干什么?」

        这也许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问题了。我这些天来为了水精石每日在外奔波,四成的时间在水妖精族,四成的时间在各种不同的地方,两成的时间在学校。当然这也有不妥之处,毕竟我进医疗班的几率为百分之八十,足够抵上以上所有的分析。

         「稍微有点事,」我说,但看见他总让我轻松了些。只是某些事实我是无法忽略的,「学长……是从里面逃出来的吗?」

        其实我不应该说出来吧!我应该默默地让一切过去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吧!

        夏碎微笑,左右看了看:

         「你今天有见到千冬岁吗?」

        「诶!」我楞了一下,立马摆手扫清关系,「我没有见过喔,我也不会告诉他看见你从那里跑出来了!绝对不会!」

        自从来到这个学校我就被灌输了这样一种知识:保命重要。特别是我这种经常在鬼门关转悠的人,不能指望这个地方的灵异特质能够给我的衰劲带来多大的反噬,相反的我应该感谢上苍忘了来接我,时刻记住保住这条小命为妙。

        「啊,很好。」夏碎学长微笑着说。

        他竟然这样说!

        他竟然这样笑眯眯地说!

       「没有关系的话我就先走了。」

        我听见他这样说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一身包袱,连忙拉住他:

       「夏碎学长!」

       紫袍转过脸来,还是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咽了口唾沫,蹲下来打开背包,把那个一直蠕动的袋子拎出来,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

       「能不能麻烦你……待会儿……帮我把这个给一下阿利学长?」

       「阿斯利安……吗?」他表情还有点严肃。

       「嗯!」我提着袋子,感觉还蛮重,「今天早上我在学校里遇到摔……休狄了,他拜托我把这个交给他,但是我——刚在医疗班没有找到阿利学长。」

        我死也不想讲我是没胆子去找。

        夏碎学长把袋子接过去,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袋子蠕动了一下,然后好像拼命挣扎起来,感觉就像——像是我以前陪老妈去买菜的时候买了活鱼回来在袋子里蹦一样。虽然这个袋子是完全密封起来的,质地像是很好的布袋那种。问题是我没有信心这个袋子能不能装住怪力乱神的玩意儿。

        「那我回去的时候去拜访一下他好了,」夏碎学长说,我从某种程度上松了口气,「先走了喔。」

        果然还是这样的人比较靠谱啦。

        我揉了揉脸,把移动阵法拿出来,准备去找雷多他们了。

 

Part 3   夏碎的口供

        我心情还是颇好,一边走一边哼着歌,毕竟从医疗班逃出来是件好事。

        手里的那袋玩意儿在不停的动,我实在是猜测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出于好奇心用了几个显像法术,但是都无效,估计那个袋子是施了咒语的,更可能只有阿利才打得开。

        他们两个 一天到晚都在吵架,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好,所以休狄给他东西的时候也老是叫人帮忙递来递去的;阿斯利安明明很唾弃他这种行为,自己却偏偏也老是叫别人代递,两个人像小孩儿一样。我和阿利的老哥戴洛聊过几次,他就跟我抱怨一天到头都在做和事老,有时候明明很明显是其中某个人的错,但是那个人死都不道歉,另一个人也气鼓鼓地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摸样。戴洛说他经常在做的一个课题就是「如何找借口让他们两个一起出去然后和好」,真是有够苦逼的。因为同时黑袍,经常见面的关系,冰炎也被拜托递过几次,不过有一次差点和休狄打起来,之后我就多多少少喜欢替他拦下来,帮忙带给阿斯利安。

        当然,那是冰炎还在这里的时候。

        咳咳,现在我也没以前那么频繁地出任务了,大多时间是被兄弟逼迫着静养;阿斯利安的情况倒是与我差不多,所以我和他还颇有点同病相怜的意味就是了。但他算是比较悲剧,毕竟叫他烦恼的不只是他家兄弟,还有个比兄弟麻烦一百倍的妖精王子。

        其实我现在不是很想回紫馆,因为千冬岁有百分之六十的几率会在那里蹲点。可是既然被褚拜托了,还是跑一趟比较好。因为从医疗班出来没有带电话,也没有带符,我一边走一边盘算着是不是从紫馆外面爬进去找阿斯利安更保险,正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另一个学弟从草丛里骂骂咧咧地钻出来。

        其实比起讲学弟这种词语,我更愿意承认那是比我低一年级的某种野生禽类。

        「西瑞!」我向他挥手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西瑞·罗耶伊亚用手扒拉着他都一头毛,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看上去狼狈得不行。很少有人能把他搞的这么狼狈,所以我还是挺好奇:

        「你怎么了?」我问,「出任务吗?」

         他左右看了一下,揉着屁股,悄悄靠过来说:
        「别告诉别人你看到过我!好不容易才逃过来!」他的眼睛竟然还在愉悦得闪啊闪啊,「别告诉别人你看到过我!我先走了!」

        「哦……」我皱眉头,揪住他的衣领,迅速划了一个符咒,钉到他手臂上,他嗷了一声,几乎是条件反射兽爪一伸向我拍过来;我向左边一闪,手指往符咒上一点,他的手臂上出现一条长长的细线。

        「喂你干啥!」他一跳三丈远,捂着手臂看我,「好痛!」

        「你见过千冬岁吗,」我站定,眯眼微笑道,「而且还不止是见到呢。」

        他用一种小型野兽(之所以说小型野兽是因为他个头实在没那么魁梧)的眼神盯着我,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揉揉他的五色脑袋,偏过头去看远方:
        「呃,是见过,」他说,「本大爷刚刚和他干架遇到了九澜,逃跑的时候他追上来拉我去做实验,我就把——四眼仔推出移动阵法去了。」

         我看着他,没动。

         「本大爷不是故意的!就是手滑了一下!」西瑞急忙解释,「我怎么知道他站都站不稳!」

         站不稳是因为熬夜熬药的关系吧。我想。

         从我受伤之后,他就喜欢搞一些莫名其妙的药物实验,各种不知道从哪些种族搜集来的土方子,每次出任务也喜欢带一些只有药物书上才会出现的药材回来,然后花大把大把的时间研究怎么熬制给我喝。其实我对喝药这种事情还蛮抵触就是,不过当然不能对他说出来,毕竟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拒绝他的好意。

         不管是内疚,还是关心,我都不太消受这种近身关注的方式。但是想来还是挺好的,毕竟我在这之前给他的、一切哥哥该给的东西都太少了,所以现在接受也是一种重视的方式吧。

         想了一下,还是不为难西瑞了。

        「帮我把这个拿到紫馆去给阿斯利安好吗,」我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我现在要去找千冬岁。」

          西瑞把东西接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

         「这啥?野味么?」

         我基本上没有听到他说什么,摔下移动阵法就走了。

Part.4   五色鸡头的口供

         本大爷今天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凤落西山啥啥啥的!

         大清早本来想去御花园一散步顺便散散心看看有没有夕阳燃烧的青春在,结果遇到了那个四眼仔;我看他一脸臭气就好心给他讲了个笑话,结果他拉出弓来就给了我一箭。本大爷不和小人计较,他倒是来劲了,我当然就奉陪啦,结果干翻了那个喷泉都没打个输赢来,倒是带衰遇见了老三。他看我们两个打得一身狼狈就说要带我们去医疗班——搞毛啊搞,我才不跟他去咧!

         四眼仔当然知道那个家伙不是好惹的啦,不过不知道这两个杠上谁比较脸臭。不过我没有带移动阵法,就趁四眼仔把阵法扔出来的时候跳了进去,一不小心把他推出去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跑到另一个地方了。

          刚钻出来就看到夏碎学长啰,我猜大概是他们两个有那种兄弟感应的移动阵法吧,不知道啥的。反正现在摊上个这么个玩意儿,手里提着还沉甸甸的。

          咦。

          我停下脚步,蹲下来看着手里的袋子。

          在动!

          真的在动耶!

          我开始回想刚刚夏碎学长交代我的话,他说要带到紫馆去,给谁来着——啊,给谁来着?

          不过我有问他是不是野味,他没有回答我。

          那就是啦!!

          我的心情一下就愉悦了起来,毕竟今天的午饭肯定有着落了。这里离紫馆倒是挺近的,几步就跑到了。

          过去的时候看到有个黑袍鬼鬼祟祟站在紫馆旁边的窗户面前,看起来还挺眼熟的,本大爷当然就过去看一眼啊,结果发现好像是某个行政部的人,漾漾好像很熟的。对哦,叫什么来着——忘了!

          都在江湖混,遇见了还是要打个照面。

          我走过去,举起我男子汉的手掌啪得拍上去;但是他的反应比我想象得快,还没等我碰到他就跳开去,一脸惊愕得转过脸来,看见是我,有点出乎意料。

          「罗耶伊亚?」他问,「啊,我记得你是褚冥漾的同学?」

          哦对,我想起来了,他是阿利学长他哥哥,貌似是个很厉害的黑袍,不过人老是笑嘻嘻的,感觉没劲。

          「本大爷来给人送东西,」我举了举手里的袋子,「你在干什么?」

          没有回答我的话,他倒是仔细打量了一下我手里的袋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我在研究怎么翻进去啦,」他说,「从窗户跳其实比较近。」

          「哦,」我点点头,「这的确很有道理。」
          「从那个地方翻进去,就可以到紫馆的二楼,从二楼过去再下到后面,就很快到高中区的房间了,」他说,然后看向我,笑眯眯的,「做个交易,我告诉你了这些,你告诉我你手里是什么?」

          「野味。」我头也不抬的回答,脑子里已经在想怎么翻进去比较帅了。

          「好厉害!」听到料理的狩人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抬眼,「给谁带的?」

          「这个……」我搔搔脑袋,「忘了,你喜欢就给你好了。」

          「啊啊啊,太好了,」毫不客气接下来的黑袍感叹道,拍拍我的肩膀,「谢谢你!不过我忘了你叫什么名字。」

          「江湖人不留名。」我说。

          「听起来很有道理,」对方说。

          我们两个聊了一会儿,就一起从那个窗户翻进去了。

Part.5  戴洛的口供

          我每天都处于一种极端的苦恼中,就是如何摆脱我身边两个最重要的人三天两头吵架。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一个是我喜欢耍帅的弟弟,一个是我喜欢耍酷的友人。他们是两个从性格上根本就不和,但是其实和谐起来还是很和谐的两个家伙。

         因为从小认识的关系,所以我和妖精王子还算蛮熟的。他这个人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脑子一根筋罢了,本质上是个很好的人,唯一的缺点就是种族优越感特别强,这点也是阿利最讨厌他的地方。而休狄又特别讨厌阿利表面一套,对谁都好,完全没有种族概念,几乎有一段时间他以「你身上有其他种族的病菌」为由拒绝接触阿利。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是站在弟弟这边的。

         可问题是阿利这个人有时候也挺过分的,他完全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我看来他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里那种强势越来越明显,在学校里和在家族里都厉害得不行,且四处逢源人脉超好。我觉得他有时候在跟休狄炫耀他这种成分,毕竟那个家伙最缺的东西就叫做人缘。

         这样看来两个人真的超互补,我自己都觉得不管是从术法属性还是优劣点来讲,都应该是很合拍的搭档,结果出一次任务吵一次架。我也有和休狄出过任务,虽然他这个人是挺讨厌的,但毕竟不至于到那种程度的夸张。

         所以啊,我觉得这种磨合在某个方面还挺好的,毕竟可以让他们两个改掉各自不对的地方。

         昨天我脑子一热让他们两个去出任务去了,结果今天干脆两个人都没有音讯。给休狄打电话他挂机,给阿利打干脆都不开机。我就只好跑到紫馆来找他,不过在门口准备跳窗的时候突然感觉后面有人攻击,跳开来看到一只头发五颜六色的——鸡?

         感觉很眼熟。

         我想了很久才想起来,这是褚冥漾的同学,不过我忘了他的名字。他手里拿的袋子倒是更眼熟,因为上面有奇欧妖精家的标志。这倒让我好奇了,为什么他会拿着休狄家的东西跑到紫馆来。

         可是当我问他这是什么的时候,他竟然告诉我是野味。

         为什么休狄会让人送野味来紫馆啊?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立刻想到了这么个点。虽然休狄表面脾气很臭,其实还是非常会关心人的,所以送个野味来熬汤也不是不可能!

         真叫人嫉妒啊。

         我和那只五颜六色的鸡一起翻进了紫馆,然后去阿斯利安的房间那边看了,他好像在睡觉,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只好又下来。

         怎么办,难得休狄有心道歉,我怎么也得把他的心意传达到啊。

         我和西瑞(他后来还是告诉了我他的名字,说是人在江湖飘没名被人嫖什么的)坐在紫馆的大厅里把袋子研究了一下,我发现上面有压缩小的法术,还被妖精族的法术封印了。西瑞吐槽说他包的那么严实要别人怎么吃啊,不过我也认为的确是如此。看样子里面的东西还挺大的,不停的在动动动,像是鱼之类的东西,我就自作主张说把它放出来看一下。

         好在以前我有会一些妖精族的法术,顺利的打开了,把那个大家伙扔进紫馆的人鱼喷泉里。好家伙,竟然是一只彩鲤,在池子里半死不活得扑腾,溅了我们一声的水。

         「啊,彩鲤是很难得一见的东西呢,」有人从后面过来,我回头才看到是塞塔·萝林,宿舍的管理人,估计这些天一直在紫馆安排一些新晋人员的住宿问题,所以比较忙碌,我这几天也很少见到他,就跟他挥挥手打个招呼。

         「是啊,可是不知道拿这个东西怎么办。」

         塞塔微笑着过来,看了一眼旁边的袋子,问:
         「这本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是奇欧王子殿下拿来给舍弟的,」我想了想,回答,「但是现在我不知道该怎样处理他。」

         「彩鲤烹饪得当的话,是很上乘的美味呢,」精灵微笑道,走过来,弯腰去将那个大家伙按进水里,「可是这样放在这里,把大厅弄得全是水,真不好。」

         「是啊,」我皱着眉头,说,「我也很苦恼要拿它怎么办。我仅仅只会解开术法,不会再把他封进去。」

         我们站在一起,想了很多办法,都不是很妥当。最后一直沉默的西瑞突然蹲在旁边,死眼盯着那大鱼说:
         「叫大家一起来吃掉不就好了。」

Part.6 百分之一

         大厅里只安静了几秒,继续吃的吃,喝的喝,谈笑风生的尽管继续聊天,完全没人管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踢馆的人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靠在大门上,侧脸看里面。

         阿斯利安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褚冥漾消失了。他顿时觉得头大,慢慢走了过去。还没等他开口,对方已经转身走了。

         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只是为了踢下门而已嘛!!

         你家不是有很多门吗!

         阿斯利安火大地想,但还是追出去。

         「休狄!你等下!」

         他在紫馆外的小径追上了他。他倒是也停下,但是背对着他不讲话。他们两个站了一会儿,彼此都不开口。夜风徐徐,拂面柔和,如果不是这令人暴躁的场面,阿斯利安愿意把这个夜晚献给某个温柔的女士,只是现在看来这不大可能实现了。

         半晌,妖精王子才转过身来,一脸冷漠。

        「你有多恨我吗。」

        「啊?」阿斯利安以为自己没听清,而对方却继续看着他;他比他要高一些,所以看他的时候,眼睛的颜色因为光线的缘故更暗了,但是不管怎样看——都是很冷漠的人。

         「算了,」休狄说,「你不接我电话,我以为你跑到哪里去泄恨去了。没事就还好。」

         「说到这个,我只是太累了睡了一整天,」阿斯利安解释说,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解释,只是单纯的就这样做了,「……我起来有看见你的电话……」

         「那为什么不回?」硬生生得打断,休狄完全就不像是不在乎的样子。这倒让阿利觉得很好笑。

         「我怎么知道楼下是那个状况?」

         「哼。」

         黑袍冷哼了一声,转过脸去。

         「昨天那条鱼没死,你走之后我把他救活了,」他说,「给你看罢了。」

         小径里很静,路灯罩在圆团里,蒙蒙亮起周遭一圈亮黄色,小虫在草丛里鸣叫,大气精灵经过时轻轻笑了几声。

         「……但是你们居然把他吃了。」

         最后忍不住加上一句,休狄皱起眉头,阿斯利安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黑袍额头青筋暴起,「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工夫才救活那个杂种的吗!」

         「其实你只要讲一句话,」阿斯利安看着他,摸摸下巴,「一句话就够了,其他什么都不用做的。」

         休狄放下手。

        他其实很清楚的。阿利其实很清楚的。他很清楚休狄是个怎样的人,性情是否善良,感情是否丰富,脑子是否愚笨,因为他所对外人封闭的那面,毕竟都是对他们二人展现毕尽了的。阿斯利安从很早之前就知道这一点,他自己是个掌控欲如此之强、占领欲如此之盛的人,这世上他要真的想了解谁,操纵谁的话,从心出发的只有他老哥,还有休狄。

        这是从很多年很多年前就既定的事实。

        他会生气,对方会生气。这都不重要的。

        只要一句话就够了的。 

        「对不起,阿斯利安。」休狄说,摊开手,「我——下次努力。」

       阿斯利安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通话记录。

       「对不起,」他说,「我不应该随意生气。」

       休狄看他,一脸茫然。

       「第一百个,还是我打给你。」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