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专业

堆文,堆念
话很多,文很烦



Let there be love

自起披衣看

© 自起披衣看 | Powered by LOFTER

难念的经

  



    这两天疯魔似的重温97的天龙八部,难念的经听了无数八次,实在有点感慨,写点东西看看。

   难念的经的词实在太好,人生劫难,天命常理,儿女情长,如花美眷终付一场空。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贪欢一晌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林夕和黄霑都懂金庸,一首难念的经,道尽人生百态。天龙八部一百二十万字只化为四个:情,欲,缘,劫。

    情不知所起,亦不知所止。

    木婉清对段誉是深情,即便他心中已当她作妹子,更钟情于那位天仙似的王姑娘,她仍愿于西夏公主招亲时前去替他。

    段誉对王语嫣是痴情,为她甘付性命,抛功弃名,吾不好武学,独爱女仙影。他看上的是王语嫣的皮囊表象,但随后几番四次出手相救,与佳人共患难,从未有过非分之举,也并非常人能有的定力。

    萧峰对阿朱之悲情,塞下牛羊空许诺。

    阿紫对萧峰,游坦之对阿紫,玄慈方丈与叶二娘,段正淳与他一干相好,还有那李秋水与童姥争了一世未争过的爱情。每个人的性格,也和那个情字相契相合。阿紫爱的惨烈,因为她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心狠手辣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小姑娘;游坦之爱的卑微,才是他一生悲剧的源头。段王爷若非多情之人,段誉怎三番四次爱上自己的亲妹(其实若非段王爷多情,刀白凤也未见会与段延庆苟合来报复他,从而生下段誉)。叶二娘未曾将情付与方丈,便无虚竹子的一场冒险。

    天龙的情往往跟人物的性格紧紧相依,不论是电视剧或是原书,这都是我深爱此部的原因。前几天我在微博上说我不喜欢新修版的结局,段誉后回大理,王语嫣欲毁玉像。他幡然醒悟自己迷恋的只是语嫣与其相似的容貌,而认识到木婉清对他才是真情,后立木钟二人为妃。这个结局太现实了,失去了所有的美感。段誉一角贯穿全书,哪里不平哪有他。如果说天龙八部的故事是萧峰的苦累史,虚竹子的奇幻史,那对段誉而言便是成长史。从不好武不喜功名,偏爱游山玩水的世家公子,到经历大喜大悲,撑起重担的成人,王语嫣从头至尾都是他一个美轮美奂的希冀,一个极端美好的追求,后来成就他人生最幸福的光景。若最终这个追求,和这个追求漫长的旅程化为了大彻大悟的代价,所有昔日对他而言至善至美的情谊都成为一时迷惘的情感,曾经痴情成错付,到头来一场空。这太现实了,现实得不再适合那个对着玉像磕头的傻小子。新版里将段誉对木婉清的感情写深了几分,减弱了王语嫣的存在感,倒像浪子回头金不换,不是滋味。

    所有的金庸武侠里,各式各样的女子缤纷如英,而让我记挂于心的只有两个:赵敏与阿紫。倚天屠龙记探讨了真善与丑恶的本质,令人心爱殷素素、赵敏这样的“妖女”;而阿紫则是令人心疼。她心许萧峰的原因如此简单,那便是“你一掌打死我姐姐,我看到你伤心欲绝的样子,就很喜欢你。”这么简单一句,从头到尾至死追随。阿朱机灵懂事,温柔识大体,这是阮星竹;阿紫古灵精怪,执拗偏着,这更是阮星竹。但她的情却从来没有得到回报,因为萧峰对她有怜无爱,从来便是“一千个活着的阿紫,也比不上一个死去的阿朱”。她有这样的性子,从小无父无母,在鱼龙混杂颠倒黑白的星宿派长大,性格自然越发扭曲,以至于天龙八部所有的人物里,没有一个人有她爱的执拗,爱得绝对。她的感情,更像一个固执的小女孩,抓住一件喜爱的玩具,便再也不愿意放手,只因为“阿紫长这么大,从没有人像姐夫你这样对我好”。

   有这样绝烈的情,就有直白的欲。不论是小时候看得面红耳赤的梦姑梦郎冰窖相会的情欲,还是姑苏慕容对权利帝位之欲,未有哪个不是来自人性。天龙里对世俗欲的刻画大部分都给了虚竹子:他从一个不问世事,老实忠厚的小和尚,被姥姥软硬皆施逐一破了荤戒、杀戒、淫戒,从心怀愧疚到直面本性,更像一个性情解放的过程。起初他在童姥的嗦指下杀了人而战战兢兢,再在冰窖中迫不得已食肉饮血,最后和梦姑相会而情不自禁破了淫戒,终肯面对俗世所乐道的欲。后回少林寺向戒律院呈罪,竟也说“破淫戒,破得十分愉快、难忘”。天龙八部的主旨宗教,在这里就显得很有意思。虚竹出身少林,是为佛家,后入逍遥派,却是道家。由戒欲到不戒,肯定人生来的欲望。天龙的伦理常情,造就了萧峰的忠义,令他不肯出兵讨汉,也不愿背叛耶律,这才定下了他的悲剧色调;也造就了阿朱的温柔,在父亲和丈夫的矛盾下宁愿一死,也不愿出面言语周转化解;造就了段誉与木婉清的缘灭,造就了慕容复从儿时被父母逼迫所做的皇帝梦……但却唯独成就了虚竹。破欲才可得欲,如他在聋哑谷随手一掷棋子,置之死地而后生。

   而天龙八部大部分的精神,却还是来自于佛教。佛理主张轮回转世,种因得果。若不是当年慕容博秘传假消息,带头大哥未能亲信,萧远山一家未被屠戮,萧峰随辽人安然长大,往后再无丐帮乔帮主,无杏子林、聚贤庄一役,段誉与王语嫣无如此多交集,虚竹无需下山传报,这随后一切便无从发生。这其中因果循环,正应了一个缘字。

   何为缘?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如同段誉,他若未在洞穴见到仙女玉象,便不会对王语嫣如此痴迷;若他的儒雅风度差一丝一毫,就不愿对玉像磕头,便习不得凌波微步,更不会撒谎想要小解缓解阿碧尴尬,便到不了曼陀山庄,见到他一生挚爱。萧峰哪曾想过他会葬身于父母葬身,与阿朱结情之地;虚竹的经历就更为奇特,差一个波折结局便大不同。恩恩怨怨,是是非非,都在一个缘字。

   再说劫。

   佛家所说的劫,实乃一时间单位。常说劫数难逃,便是任你经历寿长寿短,终无法避免这个世界的因果循环,天命常理。各人命中各有劫数,无法避免。段誉与虚竹的劫很简单,前者先发现一路追随终得亲睐的王语嫣竟是胞妹,再得知尊了二十余年生父的段正淳并非亲生父亲,偏是那他最恶的恶人段延庆才是生父,随后父母丧命,经历了人生之大悲,登基为帝;少室山一役,虚竹得知生母为叶二娘,父亲竟是少林寺得道高僧,信念崩毁又欣喜若狂,谁料与父母才聚片刻便目睹二人双双离世,顷刻之间经历人生大喜大悲,悟透尘世,真正脱离佛门。

    而萧峰作为一个悲剧式的英雄人物,他的劫数就太多了,多到让人一听到他的名字,便由心底升起一股浓稠的悲壮感(并伴随BGM)。杏子林一面,是一劫,让意气风发的英雄壮志瞬间名誉扫地,沦为贼人;阿朱之死,又是一劫,令他痛失唯一爱人,乃至日后段誉虚竹纷纷得如花美眷成家立业之时,他只能独对空桌,兀自伤悲;少室山一役,让他得知几十年前那场荒谬惨案的真相,再是一劫;最后辽国皇帝痛骂他叛国,一怒之下挥箭自刎,英雄终是空悲切。

    三个兄弟之中,我是最钟意段誉的。其一可能是97版陈浩民给我的冲击太大,从此定义对翩翩公子的审美;其二是萧峰太悲壮,虚竹太离奇。唯有那大理镇南王世子,儒雅书生,不好武学,偏好风雅,愿陪心爱的女子看日出晨曦。他浸浴佛学,心存善念,才会在无量宫与神龙帮内讧时出言多管闲事;他出身王公贵族,从小被宠溺疼爱却心胸宽广豁达,难记仇怨。段誉的运并不是像虚竹子那样离奇,而是他自己身世个性促成的。这个世家少爷熟习易经六十四卦位,才在洞穴中习得凌波微步;他能中茶花,才在曼陀山庄免了被做花肥;他克己自律,才在阴阳合欢散的作用下始终把持自己,坚决不与曾钟情的妹妹行男女之事。

    而在感情上,同样是多情之人,女配环绕,我觉得他比张无忌、韦小宝之流好了太多。钟灵年纪尚小,二人也仅是“有瓜子一起吃,有刀剑一起挡”的情谊;他与木婉清确切有过情,想他带一个江湖女子贸然回府,是真心想娶她做妻子,不过天意弄人,也只好作罢,安慰自己“多一个妹妹疼也是很好的”;阿朱阿紫与萧峰瓜葛,与他联系不大,只当是姐妹;他对王语嫣就更痴情专一了,从头一路跟到尾。那慕容复其实从地位,时运,年纪均不及他,但他在王语嫣前全然无高富帅的自觉,有的只是牡丹裙下死做鬼也风流的痴傻,屡次被包不同嘲笑“脸皮比城墙还厚”,唯一 一次拿出高富帅气势便是在西夏命四仆取来华衣锦饰,要与慕容复一争驸马之位,竟还是为了王语嫣,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子,还强颜欢笑说:“我是大理世子,娶一个西夏公主,多么门当户对!”得到佳人倾心后立马甩掉驸马不做,坦言:‘枯井下,淤泥中,是我一生最快乐的地方!”在曼陀山庄得知王语嫣竟还是自己胞妹时,如此豁达开朗的段誉伤痛欲绝,痛不欲生,甚至想一死了之,足见其从一而终,好过其余群花环绕的男主太多。他的名字一出现,你便想起曼陀山庄那个满手肥泥的青年,见到仙女下凡,毕恭毕敬作揖,求问芳名,再痴傻一笑,调侃一声:“我知道,沽名钓誉嘛。”

     关于王语嫣,这个角色仿佛跟香香公主一样标准花瓶,但我觉得她的性格与作用却是十分明显。她被设定得冰雪聪明,遗传到外婆的相貌,连鸠摩智都夸她如仙女下凡;但此女不爱武学,熟知经典也只是为了与表哥有共同话题,却始终觉得“女儿家舞刀弄枪,总是不雅”标准的大家闺秀。大概是这样,段誉才觉得与她有共同语言。她性格柔弱,却愿意为表哥逃离曼陀山庄,踏上从未到过的陆地千里追寻,可见她与段誉一般痴情不输分毫。但与段誉逃亡之时她屡次出言帮助,救他性命;明知段誉身份不凡,对她情根深种却未动摇半分,始终站稳阵地与慕容复不离不弃,对段誉只有感激,直到识破慕容复真面目,认识到傻小子对她的一片痴情而被感动终付真心。其实枯井一段,看起来仿佛突兀,显得王语嫣画风突转,有些势力,其实早有铺垫。段誉怕是早在日积月累的不离不弃中打动了她,只是她心系表哥,刻意蒙蔽自己的双眼;倘若她未自持身份,左右偏离,段誉怕是也不会始终奉她为心中仙女一般的人物,敬爱有加。木婉清到后来也认识到,哥哥和王姑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仅是性格相近,门当户对,更是两人都是痴情种,若不是横生变故,绝不会放弃从一而终。

     关于木婉清与段誉,这两人一开始真是格外言情。从不在江湖露出真面的年轻女子,被陌生男子舍命相救,不离不弃。这个儒雅公子根本不会武功,却偏要三番四次救她,为她甘愿送命,换哪个女子都把持不住这般柔情,干脆在悬崖上撤掉面纱,决断得誓要嫁与;段誉带她回府,她看这仗势如此显赫,心觉段郎怕不是普通人家,再后竟发现对方居然是王公贵族,这一段真是看得心跳加速,少女心萌动,仿佛灰姑娘遇上王子,言情至极。可惜金庸跟这两人开了个玩笑,即使最终段誉得知木婉清并非胞妹,此事缘数已尽,也就再无续缘。木婉清和白飞飞这样的女子仿佛生来就注定得不到感情的福祉。她虽性情硬朗,孤傲倔强,但却有那一丝女儿的柔情。崖边昏迷之际段誉欲为她疗伤,翻找衣物发现粉色手绢、铜镜等一干女儿用物,心也道这与那杀人狂魔丝毫看不出联系。(这里是书里我觉得木婉清最可爱的地方)可惜她的命运如同遗传一般,被秦红棉所影响,注定无法心付爱郎,只得作罢。后来西夏王宫争驸马,她被提议女扮男装前去,怒念“我这个哥哥……我这个哥哥……”,心想如今段誉携王语嫣双双离去,正如当年自己和她夜间携手逃走一般,又是嫉妒又是悲伤;后来心想“我嫁不得段郎,那是不能办法,那我就偏帮这个哥哥娶一个公主回去,绝不叫那娇滴滴的王姑娘心快。”这样的性格既偏执又无害,实在太可爱了,也可见其实这时她已经放开了对段誉的感情,不在那般执着。世间缘起缘灭,也就这般。

   再者我很喜欢段正淳的一干相好。刀白凤为摆夷女子,性情刚烈,相貌更被段延庆认作观音现世;阮星竹古灵精怪,人如其名;秦红棉孤傲倔强,不惧生死;甘宝宝少女时天真浪漫,为人妇依旧明艳动人,却一直心畏难忘旧情而有愧于丈夫;马夫人性格扭曲,艳丽好情;王夫人更是继承了母亲花容月貌,如曼陀花般美丽,但为情所伤而性情大变,古怪残忍……这一干女子,性情各异,每一个都各有特点,看着看着仿佛就懂了段正淳的多情,相信他对每一个都曾动过真情真意。正因为段正淳的多情,把天龙八部变成了段誉寻妹记,又是荒谬又是感叹,最后落到全数毙命,刀白凤才言:正淳,我如今是真明白,你只错在多情,才相信你是真的对每一个都动过真心。

    天龙八部一书跌宕起伏,气势洪大,既有英雄气魄,亦有儿女情长。“无人不冤,有情皆孽”,如其名,皆应佛教之语。四十余章澎湃激昂后,却是慕容复痴傻帝王,只由阿碧以糕点供孩童围绕左右跪拜,以成帝王之梦;萧峰一世英雄,却终难逃悲剧命运,殒命雁门关。国兴国难,英雄义气,家仇情伤,如花美眷,到最后皆成一场空。再看这一版主演现状,想当年辉煌灿烂,意气风发,不禁觉得时光易逝,良辰美景今何在。功名利禄,爱恨情仇,何不是一场空虚,随人来便随人走,数十年光阴后惨淡收场,只余唏嘘。

    我还是信奉人生在世,光阴苦短,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但真是不得不承认,这世上走一遭,磕磕绊绊,忠苦情伤,真是章难念的经。词中一句话,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这难题究竟是情,还是仇,还是怨,或是追逐一生不得的欲望,真当是因人而异。



2015.3.5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