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专业

堆文,堆念
话很多,文很烦



Let there be love

自起披衣看

© 自起披衣看 | Powered by LOFTER

反抗与接受


     今天和老妈看起我是歌手,前两个出场是胡彦斌和李健,一个唱味道,一个唱在水一方。我大加赞赏,老妈不屑一顾。

   “乱改,就是把经典乱改,改得不伦不类。”老妈这样说。

     我说这是对音乐的创新。

     她说什么创新,我不懂,我只知道这两首歌没有人唱得过辛晓琪和邓丽君。

     我说你这话就不对了,经典之所以是经典都是靠时间检验。你们那时候的经典,说不定对上一辈来说又是胡编乱造;我们这代看周杰伦,看孙燕姿,看陈奕迅就是神话,再下一辈的经典我们又不懂了。

     她说那我反正是不懂,这叫做代沟。

    代沟有多深?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社会,音乐作为一种文化传播体,其实也是一种娱乐现象了。我今天听到一首歌,觉得太棒了,惊为天人,十几年后它乃至于它的歌手就变成了我的经典,并且无人再能超越。有了经典,我对新的东西接受就缓慢了,甚至产生屏障了。歌手一方面要去做被大众认可的流行性作品,一方面又要追求冷门的、对于业内人士来说高层次的作品,两者不可兼得。做得好的,可以让新鲜的东西为大众接受;做得不好,被骂胡编乱造。

   然而大多数的中国观众,特别是年龄较大的,偏向于接受的又是前者,并且对前者也是带有批判意识的,所以才会有和老妈的这场对话。我带着观赏的心,她带着批判的心去看新的作品,感想自然不同。

   我说这么多场比赛你比较喜欢谁,她说第一场那个,姓陈的。但是她后来唱那首英文歌不好听,没有心如刀割好听。

    她倾向于接受的是传统式的,娓娓道来的声音,一种“上善”的声音(哪怕只是表象)。这不仅是限于华语,欧美音乐更甚。她说你读书比我多,比较open,比如你那些乱七八糟的英文歌,吵闹,我听不懂。她喜欢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那一批经典英文情歌,钢琴伴奏,大气磅礴,旋律上口,不懂英文也能跟着哼。在这个层面上,她对这些音乐带有自己的情感,因为是她在那个时代听过的;哪怕她不认识一众大牌,不了解这首歌所属的专辑其他的歌是何种风格,她的情感先入为主,就把它视为经典,甚至可以用来批判这个歌手的以后所有作品“不如从前”。这个主观情节甚至可以扩大到整个对歌曲的品味上去,也就是为什么连我和闺蜜也会觉得:周杰伦现在的歌没有以前好听。

      其实这只是个接受与被接受的问题。

      我们究竟应该接受什么?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讨论,说现在这个信息渠道五花八门的时代,读书究竟有没有必要?

      首页的转发一众是:能问出这种问题就说明读书少了。

      撇去一切不说,我觉得博主思考的问题并没有错。在电子书、微博、网页快速拓展喷涌式猛进的快节奏时代,快捷信息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知讯种类;一个故事可以从图画、视频中获得,为什么还要花时间看一本书?看完一本书,而几月过后却不记得其中的东西,还不如看一个梗概来得可夸夸其谈,这两个或三个小时又有何意义?

    FC中杂志即将停刊,泽尻与主编对话,主编说,在这个终将沦为电子刊的时代,为什么我们还要坚持做一本纸质的时尚杂志?因为精神,因为想让读者看到这些。

      我是不同意读书无用论的。

     但我看到的是, 书得读,其他渠道也是需要,并且是大势所趋;读书是一种朝圣,应当被鼓励去保存的臻汇,而非一种信仰,何故要坚持到集体批斗其他观点的地步,仿佛在坚持一种骄傲的立场。

      我们总是习惯于将自己的观念先入为主,然后对反面的观点否定批判甚至是讽刺。我们自己的观念,也就是开头所说的,经典,并以之为傲,由此去反抗与之对立的东西。旧反对新,温和反对激进,澎湃反对静谧,不论对立方是否是正确。

      这与个人的教育水平,社会背景,思想观念自然有关系。同样年龄的人,也许这一个更开放,能更大程度接受不同的新鲜事物。我特别喜欢有些老人,他们也有他们那个年代的经典,热门的东西,但他们并不拒绝新时代的事物,也去看电影,网购,追电视剧(我为我外婆看何以笙箫默深深吃了一惊);而你能看到另一些,他们的人生只有过去。


     对于人来说,一切新鲜事物都应该是一种体验,存在即合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念,有由不同的经历、兴趣积累成的精神,坚持这样的精神,把各个元素放在自己身上,这就成了不同的个性。接受新的观念,接受不同的精神,并不是否定自我,只是一种更开阔的态度罢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