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专业

堆文,堆念
话很多,文很烦



Let there be love

自起披衣看

© 自起披衣看 | Powered by LOFTER

【二翔中心】终身大事

终身大事


我曾经像你像他也像那野草野花。

最近被驾考折磨得死去活来听平凡之路听得有点难受,把这篇文翻出来改了改忍不住就想发。这个好像是我写的第一篇全职文【最惊奇的是居然写的是轮回,回想大概我真的是特别喜欢二翔。虽然刚开始对他的好感挺低的,但是再往后看他也不过是个朝气蓬勃奋力拼搏的年轻人。整个故事里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地位,寻找自己的定位。他不是斗神的替代品,而是一个完整的、独特的人。年轻人那种拼劲在他身上体现的挺明显的,也让人觉得挺励志的,虽然也有些小毛病,不过是个好孩子TUT


当时因为怂,这篇文只给小伙伴们看过,现在再看蛮感慨的。不过写的有点早可能有bug……求见谅。



生活或许没有荣耀,大概是因为每个人都忘记了一件属于自己的终身大事吧。

正文↓


     孙翔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醒来的时候正是黄昏,日光斜斜得照入室内,在地板上留下一方紫红的浅影。

     他睡得很熟,副作用是醒来的时候脑袋紧绷着疼。这种疼痛仿佛像一只无形的手,悄悄伸入拉扯了一下他的神经,在脑海里弹出了各种各样的画面。他在这些画面里——很多人在这些画面里,所以他做了个梦。

     可是他醒来的时候就记不清楚了。

     孙翔从他的桌子上立起来,寝室里没开灯,床上还躺着个人;他对面的桌子面前坐着江波涛,正开着电脑埋着脑袋玩手机。

     “喂?”孙翔问了一声,他的声音好像是从颈窝里传出来的。

     江波涛回头看了他一眼,继续玩手机。

     “你睡醒了啊。”他说,“你桌子上有口水。”

     他赶紧回头去使劲擦桌子,仿佛擦的是他的脑子;他的脑子一片混乱,好像从一个冗长的梦境里醒来。

     “你们——”他一面擦,一面扭过去看那个熟悉的背影,不知为什么却觉得丝毫不熟悉;他抬头去看床上睡着的那个人形,一时分辨不出那是谁。一句话在他喉咙里打了半天的转,突然就夭折了,只在半途改为了,“……没去上课?”

     江波涛抬起头来,转过头看他一眼,指指床上:

     “小周说他不去。”

     “他怎么了?”孙翔问。

     对方诧异看他一眼,说:“这不还没退烧吗。”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诡异的沉默结束于江波涛低头继续玩手机游戏的动作。他的电脑还没关,开着网页,右下角弹着一个轮动的广告窗口,孙翔看不清那是啥。他揉着脑门,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你在桌上睡得比床上安稳多了,”他的室友说,“一点儿声都没有,你晚上还是在桌上睡吧。”

     “靠,我怎么了。”孙翔回击。

     “踢被子踢床栏踢墙说梦话还唱歌。”江波涛说,他在憋笑。

     孙翔站在原地没动,他发呆,突然想起是要去接水喝,就拿起了杯子,回头瞟到了江波涛的电脑屏幕,那个游戏的界面换了一轮,右下角的广告浮标动了起来,一刀一剑交叉到一起,跳出烫金的荣耀两个大字。

     他愣了一下。

     江波涛看他神色不对,就去看屏幕的网页,但是那也只是一面网购的页面而已。

     “你怎么了?”他觉得今天的孙翔不是很孙翔。

     “我……”孙翔站着没动,使劲揉了揉眼睛,“我做了个梦。”

     他再睁开,那个广告浮窗已经轮换了。

     “梦见什么?”室友问。

     “梦见我们……”

     寝室门突然砰砰砰地响了,像是恶鬼索命。江波涛从座位上起来跑去开门,门一开就看到个人气喘吁吁冲进来。

     “我操他居然点名了,快去,快去!”

     “点啥名?”江波涛皱眉头,那个明显是才刚从校外回来的已经开始换衣服了,于是他换了鞋,不紧不慢地问,“他不是说他这辈子都不会点名的吗!”

      “屁,小方说他点了!点了!但还没到咱么专业!”杜明说,“搞紧的,室长他行不行啊?”

      “我看不行,”江波涛说,“给叶修递个假条吧!”

      “他说,他不收假条!”不知道为什么孙翔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冒出了一脑子的话,他的大脑内容逐渐清晰了起来,赶忙接了一句以示存在感。杜明看了他一眼,连忙说:“孙翔这不没选他课嘛!走走走你去给室长答个到。”

      “啊……我?”

      江波涛把鞋子换上抓了他一把,把周泽楷的书塞到他手里,他只得跟着跑出去。关门的时候床上忽然“嗯”了一声,床上的人翻了个身,被子里露出一张烧得红扑扑的脸。

      “你睡,他去给你答到。”江波涛说,“你睡。”

      “哦……”

      周泽楷应了一声,好像是要说什么,但翻个身又没声儿了。孙翔莫名其妙盯着他看了半天。

      那个缩回被子里的人形,忽然令孙翔产生了这种异样的感觉。

      虽然他脑子里不由自主唱起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但他总觉得一切都空荡荡的,像是少了什么;而具体是少了什么,他也说不出来。

      直到杜明把他扯走。他们从寝室跑出来,一路冲向三教,到大教室的时候门都关上了。几个人站门口死命朝里边挥手,坐前排的同学看到他们就笑成一片,这时有人从讲台上下来开了门。

      “干嘛呢,”叶修说,“懂不懂规矩?”

      “懂,懂。”他们应道。

      于是他们跑进教室,最后几排赫然是没有位子了,只得坐在第一排。回到讲台的那个老师继续点名。

      “他不是不点名么。”孙翔哼了一声。

        坐他旁边的男生听到了,接了一句:

      “对啊,他还说,我们学生就是要学会变通,不要太听老师的话。”

 

 

      “江波涛!”

       “到!”江波涛举手。

       “杜明!”

       “到!”

       “周泽楷!”

       江波涛一脚踩到孙翔脚上,孙翔嗷了一声:

       “嗷!”

       全场静默,两秒后哄堂大笑。

       叶修推了一下眼睛,看了一眼点名册,再看了一眼孙翔,说:

       “你是周泽楷?”

       “我是!”孙翔答应,声音洪亮。

       “我怎么觉得周泽楷不是长这样的。”

       “你觉得周泽楷长什么样?”孙翔决定绝不顺从。

       “嗯……”叶修托腮思考,说,“我记得他好像很帅。”

       孙翔挺直腰杆:“谢谢表扬。”

       全场又哄堂大笑。这个年级没几个人不认识周泽楷,特别是选这门课的女生还挺多的,自然在后面笑成一团。孙翔觉得其实没什么好笑的,他觉得自己也挺帅的,不比周泽楷差。

       叶修把眼镜取下来,不再跟他计较。说实话他要是问他拿校卡,他也拿不出个所以然来。一伙人松了口气,课就这么上了,上的什么孙翔也不大知道,大概是概率计算之类的东西。

       江波涛还在一个劲儿往周泽楷书上抄笔记,他就已经打起了哈欠。他记得上学期他选过叶修的另一门课,后来考试差点折腾个要死,这学期死也不选了而且成了叶主任一生黑;而室友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危险程度,冲着这老师的名号一窝蜂选了这学期的课。

       据说这老师确实是挺牛逼的,他不是S市的人,只是受聘于这所大学,传言家里好像是很厉害,不知怎么的却当了老师。

       孙翔也说不上为什么,但总觉得这么个人不适合做老师。

       虽然他做老师也很不错,还是个博士生导师,带出了不少优秀学生。他的讲风也很随意,学校里关系也不错,但孙翔就是有种感觉——

      他好像适合干其他的事情。

       但这些都不是他不喜欢他的原因,他就是看着那张脸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再厉害也没用。哪怕他的专业方向是孙翔感兴趣的,他也完全不想在他手下做事。

       两堂课都浑浑噩噩的过来了,没打铃叶修就摆手要下课。学生纷纷起身出去,这时他又对着麦克风说了一句:

     “周泽楷你过来一下。”

      果然嘛,怎么可能就算完了。

      孙翔心中怒骂一句,他依稀记得去年他为了搞个补考证明他上蹿下跳地找叶修签字结果那人永远不在办公室的日子。虽然他大概不记得他这么个学生,但是他可是清清楚楚记着呢。

       所有人都盯着孙翔,孙翔趾高气昂地走上了讲台。

     “上次那个东西你带了吗?”叶修问,孙翔冻住。

      “你上次作业没交,打电话说给我补来。”叶修笑了笑,和蔼可亲的样子,但是这和蔼可亲怎么看怎么有点诡异;随机他还补充了一句,盯着他说,“是你吧。”

      “啊……”孙翔看向江波涛他们求助,江波涛正在跟从后面一排跑下来的方明华说话,杜明在门口盯着外面不知道看谁看得如痴如醉。

    “我没带,”孙翔说,“忘寝室了。”

    “那我就只能扣平时成绩了。”叶修说,拿起册子就往上划。

    “哎哟不!”孙翔出手阻止,看叶修的表情,喉咙里像塞了只蜘蛛。“我……嗯……我回去拿!”

     他回头去喊江波涛,挤眉弄眼,江波涛啊了一声,突然看着他身旁。孙翔转过脸来,周泽楷站在他跟前,把一沓作业塞他手里。

     “啊……”孙翔说,用单字表达感情,“你?!”

       回手赶紧扔叶修面前。叶修收了作业,打量他俩一眼,突然笑了。

      “哎哟,嫩得很。”他说,然后把东西收拾好走了。

       学生都散完了,其他几个呼啦一下跑下来,围着他俩。

      “我操你怎么就起来了。”江波涛去摸他额头,“回去躺着。”

       杜明也摸了一下,接了一句:“对,回去躺着。”

       方明华凑近来也伸手摸一摸,点头说:“室长,回去躺着。”

       孙翔本来不想摸,但是他们一下都看过来,于是他也伸手装模作样摸一下,那额头真不是一般的烫。

      “回去躺着!”

      “嗯……”周泽楷被接连摸了四下,“不行。”

       他们都看江波涛,江波涛还在读条,不过好像读条失败了,于是他估摸着说:

     “你就别跟我们出去吃饭了,”他看了下表,“给你打包。”

      周泽楷顿了一下,他的脸还烧得有点发红,头发乱七八糟,明显是从被窝里爬起来的。他揉了下眼睛,吸了下鼻子,指着孙翔:

      “他生日。”

       啊?

       孙翔愕然,其他人惊诧。

      “哎哟我们都不知道啊小孙?”方明华围上来,“你怎么都不说?”

      “我……”孙翔当然知道自己生日是多久,但是他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今天是几号。他仿佛度过了一段冗长的假期,突然一下被扔在这里,一点也没有头绪。

       他去年前年的生日都不是在这个寝室过的,所以也难怪室友不知道。

       “我请你们吃饭!”孙翔说,周泽楷知道这事儿,他心里突然热乎乎的,赶紧表示表示。

       他们跑出去找了个馆子,围一桌点了一堆菜。吃还是其次的,主要是喝酒。大学生跑出来聚个餐还是挺常见的,老板笑嘻嘻地给他们推啤酒过来。

       年轻人,哪个不能喝。因为都知道周泽楷感冒,他们全都不去招惹,火力集中在孙翔这个寿星身上。孙翔给灌了一杯又一杯,话匣子也就打开了。

        其实他平时并没有这么多话。

        孙翔平时在寝室里其实挺闷的,因为他是转专业过来,大一大二的寝室不在这栋楼。他跟那边的室友关系不是很好,这习惯也就带下来了,过来还那副傲视群雄的样子。而没想到这个寝室的室友虽然好像都是一副优等生的模样,慢慢相处却也算和蔼,就算是那个不爱说话的室长,有时候也会跟他讲下话。虽然他的笑话多半都是冷笑话,但是孙翔的态度还是慢慢有了改变。

        特别是竟然还关注了他的生日。

       “我说,”孙翔把手搭在周泽楷的肩膀上,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生日的?”

       “学生会,”周泽楷喝鲜橙多,吃菜。

       “哦……”

        周泽楷是学生会的干事,大家就都懂了。这个平常不发话的肯定是去翻了学生会的档案,这样想象,为了查室友的生日也是够周到了。这下室友纷纷感动,充满敬仰地看着室长同志。

        真是太感人了。孙翔几欲热泪盈眶,激动都举起杯子说我要跟你喝一杯!他却咽下嘴里那颗花菜,慢慢说:

       “你晚上,把我摇起来,给我说,”他说,吃力地挤了一下眼睛,模仿道,“,‘翔翔的生日是12月2号哦。’”

        孙翔一口水呛在喉咙里。

        

        这个冬天特别冷,孙翔的生日浑浑噩噩就过去了,接着期末考试,然后大学的第四年来临。

        没有发生什么惊心动魄的大事,也没有什么辉煌的荣耀或者灰暗的挫败。S市的四季慢慢挪动着,又好像变得特别快。只有杜明做了件振聋发聩的大事,他跑去跟音乐系的一个女生表了白。后来孙翔才知道那个女生就是杜明时不时盯着出神,看了三年的女生。

           孙翔倒是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那个女生是挺漂亮的,为人也不错,就是那个气场他不太喜欢,甚至有点本能的抵触。

           显然杜明并没有遭到直接的拒绝,于是他的日子就陷到了蜜里,整天追着跑。方明华在准备考研,每天都在自习室奋笔疾书。江波涛不声不响准备出国,直到拿offer办签证的时候才告诉他们。周泽楷显然是知道这事儿的,只是祝他顺利。于是后来,寝室经常只剩下孙翔和周泽楷两人。

           周泽楷不多话,孙翔也没法聒噪。他只是时常坐在床底下,盯着电脑屏幕,手里握着鼠标,莫名其妙觉得心里空空的。

           他浏览网页,刷刷微博,玩玩游戏,都觉得没什么意思。一个人玩游戏,能玩出什么名堂。孙翔只能百无聊赖地滑着滚轮,看着那些页面飞驰而过,页面底下忽的弹出了一个窗口。

           荣耀。

           孙翔愣了一下,指针不由自主滑到广告窗口上,窗口上还是上次他见到的那个logo,背景是一个角色的剪影,应该是一个法师的职业。这个游戏宣传其实还是挺广的,只是他们逐渐已经过了痴迷网游的年龄了,所以平时看着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只是这时候他盯着莫名其妙出了神,直到周泽楷突然在他后面开了口。

           “你玩吗。”他说。

           孙翔回头去,刚好看见周泽楷站在他身后,正在穿外套,好像是要出门。

           “嗯……”孙翔应了一声,这个年纪的男生哪有不玩游戏的。但他只是去玩过,其实玩的也还不错,但后来并没有坚持下来。

            “我也玩过。”周泽楷说,他凑近来,把他的鼠标换到自己手里,按到桌面,发现桌面上并没有图标,唉了一声,“只是玩过。”

            “玩得一定不怎么样。”孙翔说。他依稀记得自己当年技术还是不错的,后来因为高考就没怎么玩了。

            “嗯,”周泽楷说,“后来有职业战队找过我——我回绝了。”

            “为什么?”孙翔惊讶地问他,他当然知道被职业战队找到是个什么待遇。不过对方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把网页重新打开,鼠标放在那个弹窗上,半晌之后才说:

            “不适合。”

             孙翔看着他的侧脸,他那张帅气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神情,这是大条如孙翔所揣测不出的。他觉得江波涛应该能看出来他在想什么,可惜那个人不在。有那么一刻,孙翔又想起了那个冗长的梦,仿佛已经过去了一辈子似的。

            他仿佛忘记了一件大事,终身大事。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件事情,亦步亦趋地走上了一条平凡的道路。只有他记得那个梦里的光彩旖旎。

             “我做过一个梦。”孙翔说,他忽然又感觉到了那种空白的感觉。

             “什么?”周泽楷问。

             “我梦见我们都在玩这个,”他指了下弹窗,“然后我们都成了职业选手,打职业联赛,而且——我们都很厉害。”

          周泽楷没说话。

         “可惜后来我醒了。”孙翔说。

          他感觉他卸下一个包袱,而周泽楷多了一个包袱。可周泽楷的表情并没有产生太多的变化,他哦了一声,收拾东西就出去了。

         他们依旧没有过多的交流,虽然这是周泽楷本身就不爱说话的原因,孙翔还是有种依稀的意识,例如他们之前其实可以有更多交往的。只是似乎这种交往缺少某种东西而被隔断了,所以才显得残缺。对他是,对这个寝室的其他人是,对很多其他人也是。

        是不是如果都是女生,讲的话就多点?孙翔有时候这么想,不过只是无聊的脑补罢了。他自己莫名笑了笑,鼠标移到弹窗上,点了个x。

        这已经是孙翔记得他们之间最清晰的交集了,当然除去了他半夜三更发梦颠的光辉事迹。

        毕业典礼那天江波涛没来,因为他签证出了点问题,要去重新体检。孙翔跟班上的人坐在一起,按学号方明华和杜明在后一排,他身边的两个人都不在。周泽楷要去做学生代表发言,也就没坐在这里。

        学生代表的发言无遗就是一堆形式化的东西,但因为是光辉照耀的周泽楷,所以台下仍然给予热烈的掌声,甚至不乏低年级慕名混进来的小学妹。周泽楷当然不知道什么叫发言,发言稿是江波涛在网上给他发过来让他念的。这人是不善言辞,念个稿子还是没问题的。

         周泽楷上了台,把稿子摸出来,直接照念。台下一片笑声,校领导表情僵硬,司仪努力维持场面。

      “脑抽了才会找他毕业致辞。”孙翔说小话,但没人听到他的声音。

      “尊敬的学校领导、老师、各位同学,”周泽楷当真一字一句念道,“今天,是一个难忘的日子。今天,x大学两千多名名同学在经历了四个寒暑的艰苦学习之后,在经历了从天真无忧逐渐走向成熟之后,将庄严地接过毕业证书,从安静而详和的校园走向世俗而喧闹的社会,从x大学这个温暖的集体走向充满挑战的个人奋斗。”

       “尽管,在人生的旅途中,大学的日子只是短暂的瞬间;也许,在大学的日子我们过得单调而平凡。但是,'勤奋、多思、求实、进取'这八个大字已在我们的心底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致辞内容实在就只能有这些,学生开始在下面说话。不过致辞也不长,很快就到了尾声。

        “新的生活就在远方,未来的旅途由我们自己规划——让我谨代表我们全体学生宣布,我们毕业了。”

         分明应该是一个抑扬顿挫的激励语气,却可以被周泽楷读成周杰伦的歌词。全场轰然大笑,司仪无语,连忙救场。

         “周同学的致辞真是十分精彩,”她说,这场面无表情的致辞比预计时间短了太多,只好拖延一点时间,“请周同学能不能谈点自己的感想呢?”

         “哦?”

         周泽楷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他在往这边看。孙翔知道他是下意识的在找江波涛,但是江波涛不在他旁边。他身边的座位都空着。

         于是他看着他,只是看了两秒,司仪又开口了:

         “就是,比如,对大学生活的感想,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呢!”司仪尽力调动场上的气氛,甚至有意看最后那排凑热闹的学妹,“像是——有没有什么心动的回忆呢!”

         台下一阵尖叫。

          “嗯……”

          周泽楷嗯了一声,又看了一眼这边。

          孙翔习惯地看身边,空的;再抬头,他发现周泽楷看的是他。

          那一瞬间他好像被什么电了一下。

          他本该存在在脑海里的,应该是一些日常的景象。他们在宿舍挑灯夜战,冬日在被窝里赖床不起来上早课;周末没有人出去,猜拳派人去买饭。考试抓阄挨着周泽楷坐,自习打发人去点到。放假各自帮着买票,约出去喝酒然后抬着回来。站在中心湖旁边看女生打羽毛球,陪杜明去看唐柔……

          然后他们毕业了,去实习,去读研究生,出国深造。

          然后工作。

          然后结婚。

          然后有各自的家庭。

          然后出现在每一年的同学会上,夸对方的工作不错,家庭美满。

          然后……

          那一瞬间孙翔什么也没看见,他面前没有穿学士服的室友,只看见一个全副武装的神枪手,飒爽潇洒地射出一发子弹后,回过头来看他一眼;他什么也没说,孙翔却觉得自己应该跟上去。

          “我很遗憾。”

          神枪手说话了,声音却来自周泽楷;说完这句话的,他就下了台。

          遗憾。

          孙翔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喊了一声:

          “周泽楷!”
          他的嗓门如此之大,礼堂全场人都转过头来看他;周泽楷站在台边,望向这边,依旧是那个表情。

          “你他妈行不行啊!”孙翔脱口而出。

          什么地方不对,肯定什么地方不对!

          他一把把学士服脱掉,把帽子扔到地上。

          没人说话,所有人都搞不清状况。周泽楷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孙翔迟疑了,他看着周围的人全都盯着自己,身后的杜明方明华也盯着自己。他站在座位上,东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看到前面教师席有个人突然站了起来。

          叶修。

          他在鼓掌。

          他一边鼓掌,一边慢慢地转过来,看着孙翔,然后指着他背后。孙翔转过头去,看到礼堂的后门开着,外面透出白天刺眼的光。

          “你该走了。”

         “啊?”孙翔没有反应过来,周泽楷却脱掉了学士服,往礼堂大台上一扔,从台前几步跑了上来,经过他身边,面无表情说了句:

         “跟上。”

          这两个字无比的短小精悍,却相当熟悉;周泽楷的动作永远比话快,他迅速跑到门口,转头看他。孙翔咽了口唾沫,他迈动了腿。

          走?

          去哪儿?

          他跟着跳上宽长的台阶,一阶又一阶,每走一步就在迟疑;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他的脑子昏昏沉沉的,像被人塞了一团湿哒哒的面团,把里面的东西都黏在了一起。

          抛弃这一切?

          他回头看礼堂的人群,学士服,学士帽,毕业典礼的横幅。

          看到了即将到来的生活,平静但平凡。

          他的目光最后放在礼堂顶的那座大灯上,灯是暗的,没有开。

          他的眼睛被灯光闪得睁不开,而这时他却确信了。他的确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一件意义重大,光彩熠熠的终身大事。

          “孙翔。”周泽楷叫他,他转过身来,看到面前的身影。“孙翔。”

          “孙翔!”

          “靠,来了。”

          他跟着一步上去,跟他一起走出了门。

          

           孙翔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会儿,仿佛被光笼罩了,他的视线里一片明亮,又好像是雾蒙蒙的一团,什么也瞧不见。他的脑袋好像被人敲了一下,疼得紧绷绷的,只听到有人在叫他。

           “孙翔!”

           “孙翔!”

           “孙翔!”

            孙翔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桌子上。桌前的那台电脑已经暗了,屏保晃来晃去。

            “孙翔你干嘛呢。”有人在后面问他。他回头,看到江波涛。

            “训练了训练了啊。”叫他的人显然进行这个工作进行了很久才成功,跟着要走出门去,一会儿又退回来,问:

             “你……梦到小周了?” 

             孙翔说:啊?

             “你叫他名字的声音,都穿透房顶了。”江波涛憋笑,他其实不是很懂这个新来猛将的思路,不过还是在尽力融合,赶紧跳开话题,“过来了啊。”

             说完他就从会议室出去了。

             孙翔揉着脑袋坐直,背腰都痛得他龇牙咧嘴。他伸了个懒腰,百思不得其解地站起来,打开门出去,看到周泽楷经过门口,正也向训练室那边过去,看到他后点了点头,就继续走了。

             他看着这个背影,心中像是忽然有块大石头落下了。正要跟上去,周泽楷又是停下来,回过头看他,问了一句:

            “你刚刚,”他皱着眉头,“叫我?”

             孙翔愣了一下,憋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没有,哈哈哈哈,”他说,“该走了!跟上!”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