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专业

堆文,堆念
话很多,文很烦



Let there be love

自起披衣看

© 自起披衣看 | Powered by LOFTER

【仏诞+仏英】早餐日记

早餐日记




 

      “7月13日,多云,空调被人关了,而且我又起晚了。”

      他跟所有起晚的人一样,把闹钟啪得打掉在地上,然后一摸脑门爬起来,被安东尼奥舔了一脸。

      安东尼奥是一只拉布拉多,名字来自他的好朋友。他的好朋友去年为了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跑到意大利去了,于是他只能用一只狗来延续他们的友情。

      安东尼奥明显是跟主人一起睡过了头,被闹钟惊醒后仓惶不堪,稀里糊涂舔了一把主人,然后闷头闷脑跳下床,哼哧哼哧转几圈,一头撞到了衣柜上,砰地一声;接着它带了两秒,奋力冲向了房外。

      外面传来一阵锅碗瓢盆的撞击声,然后一声吃痛的嚎叫。半晌他的室友暴怒,怒喊道:

     “你这个蠢狗!”

      弗朗西斯习惯了早晨的闹剧。

      他把被子掀开,从床上蹦下来,痛苦地爬向洗手间。

      然后被一个抱枕击中倒地。

     “把裤子穿上!”室友威严命令。“如果不是我关掉空调,你现在不止感冒了。”

     于是他又痛苦地折回房里,把裤子穿上,再洗漱。

     镜子里的我糟透了。他在心里写道。

     弗朗西斯在镜子里看到一个面目憔悴的男人,下巴满是胡茬,双眼无神,眼下有黑眼圈;鼻子红通通的,眼角还有眼泪。他努力地吸鼻子,发现自己得了悲哀的绝症。他对着镜子做了个健美教练的姿势,发现长期缺乏运动的腹部已经有了小肚子的征兆。

      一级警报!

      他仓皇地洗漱完,扑进卧室,拿起手机,搜索:如何快速减掉小肚子?

      安东尼奥呼哧呼哧冲了进来把他扑倒了,手机摔到地毯上,然后弹到了坚硬的地板面。等他摆脱安东尼奥的拥吻,捡起可怜的手机,手机屏幕已经产生了两条可悲的裂纹。

      见鬼。

      弗朗西斯失神地换了衣服,拿着手机到客厅,早餐已经放在桌子上。煎蛋,香肠,豆子罐头,和早茶。

      每天都一成不变。

     他开始拿摔裂的手机看新闻,一边看一边咽下令他痛苦的食物。其实也不是难吃——这些东西一开始更难以下咽,但经过长期的锻炼,他的室友已经熟能生巧,至少早餐是做的像模像样。

     但是古板的英国人从来不知道变革。

     他开始读新闻,从金融版,读到体育新闻,又读到了娱乐版,看到某明星外遇被拍到的时候手机被夺走了。

     “就不能好好吃饭?就不能?”

     室友在取围裙,厉声责骂,他的短发不知为何高高翘起了几根。

     安东尼奥已经跑出去溜达了一圈,又蹦了进来,要跳他的膝盖。他的身上湿漉漉的。

     “呃——啊!!你这只蠢狗!又弄得脏兮兮的!”

     “亚瑟……”弗朗西斯无言,他想告诉他他的头发乱了,但是对方没有给他机会,骂骂咧咧地取着围裙出去了,拖鞋啪嗒啪嗒的。他只能转向安东尼奥,把它的食盘踢过来,悄悄扔一根香肠下去。

      “他就这样的,嘴坏,你不要伤心。”弗朗西斯安慰它,“你是条好狗狗。”

       安东尼奥发出呼哧的声音,开始咬那根香肠,不时抬头歪着脑袋看他,神态像极了真的安东尼奥。弗朗西斯停下,端起茶杯喝一口,抬头看一眼时间,察觉不早了。

       “我去上班啦,”他说,拍拍安东尼奥的脑袋,蹲下来揉它的耳朵。安东尼奥嘴边还有肉屑,就要扑上来舔他。他一边躲一边笑,“不,不行,擦干净才行。”

         安东尼奥发出呜咽,他拿纸给它擦擦,然后被一阵瞎拱。这时弗朗西斯发现亚瑟已经走回来了,拿了报纸和信,站在客厅边看他们。

         “干嘛?”亚瑟看到弗朗西斯发现他了,双臂一抱,“我不会这样跟你吻别的。”

         “真的吗?”弗朗西斯站起来,“试试?”

         他用双臂环绕了他的室友,室友不情愿地吻了他一下,就把他推开了,继续骂骂咧咧地去收盘子。

         弗朗西斯还想说什么,而且他确定他想说的不是叮嘱亚瑟不要在家悄悄毒死安东尼奥;但现在他已经说不出来了,把车钥匙拿了就出门去。

         一成不变。

         “7月13日,多云。

         我的早晨还是一成不变。

         我希望下一个早晨是在海滩醒来。”

       

       今天他很忙。

       弗朗西斯工作的艺术画馆有新画廊在装修,他算是个小股东;因为是他在经营,所以他比其他三个都上心得多。他开车去跑了好几趟装修市场,还得守在新门店不让装修工偷工减料。不过说好的墙纸颜色又被用光了,他不得不临时找另一个的颜色的壁纸配走廊和洗手间。今天刚好他的老板在,更是不能怠慢。

       “这个地方应该用瓷砖。”他的德国同事是这么认为的。“相信我,我事先做过功课。”

       “是啊,以免哪位客人在洗手间里生火做饭。”弗朗西斯说。

       “这个颜色太粉了,”他的同事说,“卫生间应该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

       “女士洗手间有满墙的玫瑰,我们可以吸引客人在这里自拍。”

       “水龙头应该用水滴形的,显得大气,现代化。”

       “我打赌这款水龙头是杜蕾斯设计的。”

        最后德国同事把装修指南摔到他脸上扬长而去。

        “7月13日,多云。

        工作也很不顺利。虽然我和他一向意见不和。”

        午餐的时候他被上司请过去谈心。他的上司是个漂亮的匈牙利女人,今天把头发挽起来了,随心在右颈挽了个髻;她穿着衬衫和深紫色职业西服,但因为没有头发挡住,所以弗朗西斯看见了她胸前若隐若现的沟线。

         然后他几乎没听进去上司在讲什么。

         “弗朗西斯!”她喊道,“弗朗西斯!”

         “是的。”他说。

         “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上司柳眉横竖。

         “没有。”弗朗西斯直言不讳,“十分抱歉,我被您的香水吸引了,太配您了。”

         女人总是会对这种话心旷神怡。对话到僵局的时候,夸奖总是百试不爽。

         “我不吃你这套,”铁娘子说道,“把这个拿去重改。”

         设计方案被扔到了弗朗西斯面前。

         于是弗朗西斯的整个下午都在重改方案。他对着电脑,看着设计软件,搞得腰酸背痛;中途温和漂亮的秘书小姐给她买了一杯摩卡,除此之外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等他做完新的方案,已经夕阳西下。

         他伸个懒腰,同事陆陆续续下班了。

         他不是会加班的人。

         于是他打印文本,用塑料夹夹好,关机,拿外套,潇洒地准备下班。这时他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亚瑟:我不回家吃饭。记得给你的蠢狗买零食,不然你的晚餐会被它吃掉。”

          他忽然觉得有点失落,正要回复,这时有人过来拍他的肩膀:

          “弗朗!”声音来自他的同事,一个有趣的意大利人,“下班有事吗!去玩玩!就在我们经常去那家酒吧!”

          弗朗西斯正义凛然,欲拒绝,却看到对方身后跟着一群年轻女士。女同事们已经换掉了工作服,各个花枝招展,争奇斗艳,好不养眼。

          “好,”他缴械投降,“我回个短信,几点!”

          “晚上吧,你看着合适就过来。”

          同事讲了个俏皮话,女士们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他们离开了办公室。弗朗西斯继续回短信,回到一半电话却来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接起来。

          “喂!哈罗!”声音他再熟悉不过,“弗朗!好久不见!”

          “安东?”弗朗西斯一个雀跃,“稀客,稀客。”

          “当然啦!哈哈哈……我刚落地,晚上在哪里聚聚哇?”

          “咳,”弗朗西斯说,“你联系基尔没?”

          “还用你说,俺起码跟他打了三个电话!”安东故作深沉,“我努力地没有忘记他。”

           弗朗西斯跟他约了晚饭。

           旧友相见,分外腻歪。他们吃饭时就喝了好些酒,再加上基尔伯特那个人来疯,没说几句就要跟着去酒吧。弗朗西斯跟他们打车过去,到酒吧门口,看到他的德国同事虎着脸站在门口。

           “他们要我出来接你。”同事说。

           “……这是安东尼奥,这是基尔伯特。”弗朗西斯作介绍,“这是我同事,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看着基尔伯特,好像想说什么,但又没开口。他的目光有点错愕,还很茫然,直到他们都走进去,路德维希才跟上来,一脸狰狞。

                     

          酒吧里音乐震天响,一个穿着抹胸热裤的辣妹从弗朗西斯旁边擦肩而过,对他嫣然一笑。他还在对人家回笑,就被一把推到前面去了。

          接着被砰了一脸的彩带。弗朗西斯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声浪击倒。

          “生!日!快!乐!”

          “虽然,”他的上司,那个美丽的年轻女人已经换了一身让他认不出来的衣服,端着酒杯,发话,“这位的生日是在明天,但是提前庆祝也没什么不好的。”

           她把头发甩到身后,走到弗朗西斯眼前,递给他酒杯,俏皮地眨眨眼睛,说:

           “新设计明天还是要交哦,弗朗西斯。”

           周围一阵哄笑。她的脸被各种颜色的灯光照的闪闪发亮,大概是眼影还是什么的在反光。

           “敬弗朗西斯。”对方举杯。

           “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周围人一起举杯。

           弗朗西斯一饮而尽,举起空杯示意,周围人开始起哄。他被拉着四处喝酒,晕头转向,轮到了路德维希面前;对方还是一脸严肃,跟他庄重地举杯,道:

           “祝你生日快乐,”他说,“我还是觉得洗手间应该用瓷砖。”

           “7月13日,多云。晚间开始热了。

            虽然我的同事很执着于洗手间,但他还是个好人。

            我心情不错。”

            

            聚会后弗朗西斯喝的一塌糊涂,凌晨时分被安东尼奥打车送回家。途中安东尼奥跟他说了什么他完全记不清,就听他叨念地中海的气候,火车,海鲜什么的。他的意识已经飘飘忽忽飞到了地中海的海滩,坐在火车的铁轨上,吃着新鲜的海鲜拼盘,畅饮勃艮第红酒。他独自一人坐在那里,虽然畅快,但是总觉得有些失落。

           这不是他期待的良辰美景吗。

           他竟然感到失落。

           “生日快乐,弗朗!”安东尼奥最后跟他说,“这是送给你的。” 

           弗朗西斯已经醉的一塌糊涂。

           他连安东尼奥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只知道安东尼奥(那只狗)大概把送他回家的好心朋友扑倒了。当然弗朗西斯并没有告诉他这只愚蠢的拉布拉多跟他同名同姓,只是摇摇晃晃走回了床边,倒头就睡。

           他只记得,在床上好像摸到了亚瑟。

         真奇怪,他的室友通常说不回家,就是真的不回家的。

         弗朗西斯没有多想,一把抱住身边的人,稀里糊涂地睡了。他知道对面那张脸在他靠过去的一瞬间是要发飙的,却又在中途停下了,仓促地吻了他一下,然后继续亲吻。他意识全然模糊,正是凭着本能报以爱抚,却被一只毛茸茸的生物打断。

         安东尼奥(当然是那只狗,真正的安东毛发并没有这么旺盛)心安理得地打断了春宵,把亚瑟撞了下去。接着心安理得地,在他身边躺下睡了。

        弗朗西斯继续吸吮生蚝。他梦到了法国南部的海滩,和鲜美的大虾。

        

        “7月14日,晴。我又起晚了。”

        弗朗西斯被闹钟吵醒,伸手去够,却摸到了安东尼奥湿漉漉的鼻子,瞬间清醒。但他的手还是把手机碰掉了,狠狠摔在地上。

        他仿佛也被摔了似的,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爬起来。安东尼奥继续闷头闷脑跳下床,哼哧哼哧转几圈,一头撞到了衣柜上,砰地一声;接着它呆了两秒,立即奋力冲向了房外。

        弗朗西斯坐直在床上,头痛欲裂,立刻又躺了下去,躺了好一会儿,都没能从宿醉中解除状态。他听见外面亚瑟每日必发的嚎叫,直到亚瑟走到了门口。

        “亚瑟,我的好亚瑟,”弗朗西斯立刻摆正姿态,蜷在床上,“早上好。”

        “呵,”亚瑟冷笑,他系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

        “你的蛋还在锅里呢,”弗朗西斯善意提醒,“关火了吗?”

        “早餐已经做好了。”亚瑟说,抱起手臂,“你吃,还是不吃?”

        “我就来。”弗朗西斯说,他趴在枕头上,一动不动,闭上眼睛,原以为亚瑟走开了,一睁眼却发现他还站在那里。

        “盯着我干什么?”

        “……”亚瑟搔搔脑袋,他的头发还是翘起来一块。

         弗朗西斯盯着他。

        “你饿吗?”他问。

        “饿,”弗朗西斯继续说。他以为亚瑟要出去,精心烹制他的英式早餐了,结果亚瑟还是站在门口。

         他再次睁眼,狐疑道:

        “你不去做早饭?”

        “要,”亚瑟说,他把铲子扔在门口,脱下了围裙。安东尼奥在门外汪汪叫了两声,扑到房间门口,被亚瑟回退一踢,关在了门外,立刻不满意了,在外面狂吠。亚瑟不作理会,走进房间来;他没有脚步声,赤脚踩在地毯上。

         弗朗西斯面如死灰趴在枕头上,心跳加速。

         亚瑟的走到床边,解开衬衫扣子,蹲下来,忽然一笑。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做做做什么?”弗朗西斯结巴了,他盯着那双绿色的眼睛。窗帘还没拉开,房间一片清晨的昏暗。亚瑟的脸靠近他,他已经感受到他的呼吸了。眼睛,鼻子,眉毛,脸颊,莫名其妙变得模糊起来。

         “把那只蠢狗。”亚瑟靠过来,嘴唇贴在他的嘴唇边上,却留着温热的空隙,轻轻说,“关在外面。”

         弗朗西斯忽然明白了,他笑了。

         “安东尼奥会生气。”他说。

         “谁管他。”亚瑟哼了一声。

         他顺着那温热的空隙,紧贴了上去,柔软的嘴唇磨砂到一起。

         “吃你的早餐。”亚瑟最后说。“生日快乐,你这个生蚝。”

         “7月14日,晴。

          今天的早餐很丰盛。

          我希望每天都能吃这么丰盛的早餐。

          祝我生日快乐。”

          

        

          END

       

     

好像是第四个生贺了吧?哎呀弗朗西斯我爱你爱得真切!!

我这个人其实,真没太多爱的,莫名其妙本命上弗朗西斯竟然一直到现在,中途爬再多圈子也没能得到这种真爱般的感觉……

生快你这个胡子大叔。

评论(2)
热度(57)
  1. 穆芝自起披衣看 转载了此文字
    自起披衣看